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玄幻 > 妖娆捉鬼师:死鬼,看招

更新时间:2019-10-07 08:44:42

妖娆捉鬼师:死鬼,看招 已完结

妖娆捉鬼师:死鬼,看招

来源:落初 作者:懒鬼十一 分类:玄幻 bet365体育线上投注网址_bet365体育投注英超联赛_bet365.com体育投注:赵叔那公子 人气:

《妖娆捉鬼师:死鬼,看招》为懒鬼十一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某鬼在灵壶里,翘着二郎腿,仰面而卧。“半月,总盯着瓶子看,不好,你是不是想我了?”某女傲娇转移视线,心道:我只是看看瓶子外面有没有灰。“唉,后脑勺对着瓶子,岂不是连望梅止渴都做不到了?”某鬼妖娆翻身侧卧,单手托腮。“气生够了就放我出去,这样也好解了你的相思之苦。”他机关算尽,却算错了自己的心,原来鬼魂也可以有春天。她步步为营,却看错了别人的心,原来自己不过是一颗棋子。最重要的是,她身为堂堂捉鬼天师,竟然被一只鬼利用了,这让她情何以堪!看顽皮女天师如何逆袭:死鬼,看招!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印半月调皮的伸出一根手指,在公子的眼前晃动了一下。

“就一个原因,我的钱,赵叔他不收啊!”

“何解?”

印半月嘴角上扬,勾起一丝恶趣味的弧度,扭头朝着赵叔大喊道:“赵叔,冥币你要吗?”

赵叔再次被吓得一哆嗦,摆着那双带着老茧颤抖的手,连声道: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你喝完赶紧走就是了。”

赵叔说完紧张的看着他铺子里的客人,生怕因为一个小丫头,吓跑了他的生意。

印半月就知道赵叔是这个反应,她回头冲着那公子挑了挑眉,意思再明确不过了:看看,他不要,我也没办法!

男子嘴角上扬,一脸了然。

印半月见他无话可说,便悠哉了将杯子里的茶水一饮而尽,然后将那空空的茶杯示意给那个公子看,就想着大摇大摆的离开。

突然,那公子抬手,隔着半月的袖子擒住了她的手腕。

“他不要,我要。”

“你你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印半月惊诧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,奇了怪了,平日里她可从来不口吃的呀?

对面公子简简单单的五个字,完全把印半月给弄蒙圈了。

公子微微一笑,将手松开。

“既然他不收,我收就是了,这样我帮你付一壶茶钱也不算亏。”

印半月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蓄了两下,平时吧,虽然她偶尔也会作弄一下人,可她也不会亏了买卖人。

以前她来喝茶,临走都会留下茶钱,今天不过是看这个公子不太顺眼而已。

抢了自己的桌子不说,他这一身一看就是富家子弟,对面就豪华酒楼他不去,偏偏往这个穷老百姓的地方钻,不看他讨厌还能看谁讨厌呢?

她印半月可是个大活人,谁没事往兜子装死人玩意,今天竟然栽在这陌生男子的手里了。

“今儿出门急,忘了带,下次吧。”

印半月说完,转身就走,也不管那公子答不答应。

她埋头苦走了一段,见没有男子的声音传来,便也渐渐松了一口气。

可她一回头,却发现那公子正在她身后屁颠屁颠的跟着呢,印半月挤挤眉,有些不悦。

“你跟着我干嘛?”

“因为我发现这的人都躲着你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这样的话,我家的下人就不会跟着我了,我也自在多了。”

印半月铁青着脸,瞪道:“合着您是拿我当辟邪的护身符呢?”

男子依旧摇着折扇,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:“恩,也可以这么理解吧。”

印半月嘴角一斜,双手环在胸前,道:“那我可是要收费的。”

“你还欠我一壶茶钱。”公子说的极其无害。

“行,那就算抵消了吧。”印半月泄着气,不打算再赶他走,反正自己这么多年都没有一个真心的朋友,好不容易来一个小伙伴,也不算太差。

谁知这个小伙伴下一句话,就让印半月气的直想翻白眼。

那公子见印半月答应,则一本正经的点头道:“好,原来你也愿意收冥币,下次找你我多带些。”

不远处镇外的山坡上面跑下来几个顽童,他们一见印半月,便振振有词的念起了由来已久的童谣。

“七月半,鬼门开,印家出了小鬼胎。

克兄弟,克姊妹,怪里怪气无人爱。”

孩子们一边唱着,一边像风一样的从印半月的身边飞奔过去,眼里还满是戏谑的目光。

“她们说的是什么意思?”公子一脸茫然。

印半月停下脚步,转身,逼近那跟屁虫一样的男人。

她的脸渐渐的逼近他,可惜印半月的个子始终矮了一截,那公子却是很配合的俯下身子,以为印半月要和他悄悄的说什么秘密话。

印半月脸色瞬变,冷冰冰的说道:“我就是那个小鬼胎。”

公子一怔,瞳孔瞬间放大,显然他着实吃了一惊。

然后他开始上下打量起印半月来。

秀发及腰,柔顺乌亮。

肤色白皙,浓眉大眼。

五官精致,除了身上的衣服是粗布麻衣,有些和她的容颜不太搭调外,其他的也没什么特殊的。

“怎么样?怕了吧!怕了就别跟着我。”

印半月转身,接着道:“跟着我不会给你带来好运的。”

她的语气虽然听似平淡,可里面却夹杂着浓浓的伤感与落寞,还有着那么一点点的自嘲。

这么多年她已经习惯,没有人知道了她的身份还愿意靠近她。

她的母亲本来怀的本是双生胎,可却只有她活了下来,剩下那个男胎生下来就断了气。

又加上她是七月半,这个万鬼欢腾的日子出生,关于她的传言便流言四起。

古书记载,七月半生人,阴气极重,易招祸端,命中带煞。

母亲后来再次怀孕,可终究以小产而告终,从此印家就只有她一个孩子,那个童谣也渐渐的散播开来。

她在这个镇子上,比镇长都还要出名。

“谁说我怕了,我白长念什么时候怕过了?我还就跟着你了,我看看老天能把我怎么样。”

“白长念?”

印半月听到这个名字不禁一怔,原来他就是白家的那个义子啊!

白家夫妇在这镇子上富甲一方,可惜他们的儿子英年早逝,两口子一直膝下无子。

一个月前两人就认了个外乡的年轻人为义子,便是这个白长念。

“怪不得你不认得我,只要是这镇子上的人怕是都识得我。”

“既然如此,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。”

白长念依旧摇晃着自己的纸扇:“在下白长念,住在镇子东边的白府,以后姑娘若是有事,可以去那找我。”

“我叫印半月,西边的印宅,你一打听就知道了。”

“那印姑娘这是要去哪?这方向应该不是回印宅的吧。”

提到这,印半月脸上倒是洋溢出了一股发自心底的笑意。

“我去看一个长辈,除了我爹娘,只有他对我最好了。”

“好,那我陪你。”

印半月点点头,引着白长念一同上了山坡。

坡上郁郁葱葱的林间,只有一个木屋,孤零零的立在那里。

屋板上布满了绿色的爬山虎,屋外的石板下,绿苔斑斑点点。

那就是卜一卦,人称卦爷的家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