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玄幻 > 拳倾天下

更新时间:2019-10-06 10:17:20

拳倾天下 连载中

拳倾天下

来源:落初 作者:寻欢捉乐 分类:玄幻 bet365体育线上投注网址_bet365体育投注英超联赛_bet365.com体育投注:李若愚谢尘 人气:

寻欢捉乐新书《拳倾天下》由寻欢捉乐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,bet365体育线上投注网址_bet365体育投注英超联赛_bet365.com体育投注李若愚谢尘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拳就是权。握拳就是握权。出拳有力就是权力。小男人不可一日无钱,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。我只相信我的拳。霸气无双,拳倾天下。管你什么逆阴阳之能,理他什么夺造化之力,名臣谋主,盖世将才,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,凡阻我路者,我只一拳轰杀,神挡杀神,佛阻诛佛。本作品读者群:341419826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两天后,聂欢再次出现在那座瀑布下,不同的是这次小欢哥喝的酩酊大醉,神智不清,任那冰寒刺骨的至阴天水如何冲击,只是凭着一股混不吝的劲儿往上攀登,一边攀登一边喝骂不止。

这从远古洪荒时期就奔腾不息的巨流敲打在他身上,仿佛砸中了石壁磐石。“我要蹬上去,贼老天,我要登上去,我要上天宫问你,为何对我如此不公?贼老天,你睁大眼睛看着,我***就要从这上去,谁都休想阻止我!”

玄苦雨站在瀑布下游旁边的树林里,老远看他在那发疯。心头不禁升起一丝不忍和惭愧。聂欢之所以被改造成先天体魄,他正是罪魁祸首。如果事实证明那卦象所显是降世圣人而非降生,那他将更对不起聂欢。

他又想起那个手掌西南兵权的人,那个人会不会真有反意呢?细细思量仍觉不可能,满朝文武都在替此人说话,缉查司半点动静没有,难道大家都瞎了不成?再看聂欢,不禁又想这少年已经被绝了成为强者的希望,他又会如何选择今后道路呢?思来想去一无头绪,忽然静极思动,也许我该进城打探一下。

冰冷咆哮的巨流无情的冲击着聂欢向上的欲望,那起始于骨子里的彻骨寒意不知为何,今日竟迟迟不来,胳膊和大腿里似有用不完的力气,任凭这滔天白练如何冲击也不能耐何自己。连续痛饮了三天也未能将自己灌醉,便索Xing又跑到这个毁掉他梦想的地方尽情发泄一番。借着酒劲硬是要攀登到瀑布顶端。

浑浑噩噩中,聂欢根本不知痛苦为何物,手脚因为先天体魄而变的力大无穷,攀登起来对比从前事半功倍,只不到一个时辰的光景,他已攀登到瀑布近半的高度。化身成这数千尺高巨瀑中央的一个小点。就在老道士怀疑他真的有可能爬上去时,聂欢忽然落了下来。即便是先天体魄,但人力有穷尽,他只是先天一品境界,想要真个征服这座瀑布,还差的远。

聂欢很快爬上岸,这次他没有昏迷,而是转回头痛骂不休,直到嗓子冒烟儿才住口,转身下山。临走前还不忘吼一声:“老子明天还来上你。”

下山的时候,路过树林时,聂欢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玄苦雨。心中在问自己:“莫非真的是他做了手脚?”

多次突破后被打回原形,聂欢已忍不住怀疑自己被人动了手脚。本来他从未相信过玄苦雨是什么玄门辈分最高者,但这一回他已经被断绝了希望,在家痛饮了两天,过去没想过的事情,这两天都被他翻出来仔细琢磨。越想越觉得这老道士可疑。

??????

江边巨石上,聂欢正举目眺望江上来往的船只。很容易便在其中找到了自家的那艘送酒船。没多久,便见到玄苦雨寒着脸往这边走来。聂欢扬声道:“怎么了?不是说去瑞榕城里溜达吗?怎么逛了一脑门子官司回来?”

玄苦雨抬头看向聂欢的目光十分复杂,就在今天早上,他联络了瑞榕城中的缉查司密探。却发现那两个他熟悉的老人不知何时已经调走。整个联络点只剩下一个看堆儿的新人。

他心中犯疑,随口问那人可有散播谣言之人的消息,结果并不出乎他意料。那人果然说是夷戎人的Jian谋,并说已经上报朝廷。这件事本来寻常,但玄苦雨却从中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。迅速想到了某种可能,玄苦雨悚然一惊,如果他所料不错,这西南地区复杂缉查巴国的缉查司一干人马恐怕已经烂透了。这一切的幕后之人正是那人!

如此一来眼前这少年岂非十分冤枉?老道士想到这,心中顿觉愧对聂欢。

“喝酒!”聂欢将手中葫芦递给玄苦雨,道:“你最近有很重的心事,我猜跟是跟我有关的。”

玄苦雨接过酒葫芦,抬头正看见聂欢眼中的笑意,顿时心下一片恻然,颓唐道:“你却又看的出?”

聂欢忽然语出惊人:“我本该恨你入骨的,对吗?”

玄苦雨大吃一惊,含糊道:“胡说什么呢?你为什么要恨老道入骨?”

聂欢长叹一声道:“我其实早该知道的,你多少次对我说了实话,我却始终没敢相信你真的是个深藏不露的大高手,我这些年武道上的坎坷就是你的手笔,对吗?”

不容玄苦雨辩解,聂欢一摆手续道:“我记得最初在大俊道场时有过六次气感,每一次都很接近突破武道第一境,每次都是一觉醒来便再也感觉不到半点真元,当时你常常劝我放弃武道,说我没天份,现在想来你用心何其良苦,后来我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修炼方式,在那瀑布上,这五年来我至少五十次有过气感,每次都是昏迷之后,醒来便又被打回原形,最绝的是上次,我竟然感觉不到丹田气海了,老玻璃,你没必要做的这么绝吧?”忽又加重语气:“老牛鼻子,你把欢爷害苦了。”

玄苦雨没有辩解,那个理由是他人生最大秘密之一,时机不到便跟谁都不能说。但是事实已证明他选错了,种种迹象表明,那个男人即将在西南掀起滔天巨浪,这巨浪将动摇整个大周帝国。应卦之人不是聂欢而是那位炎龙第一兵家李若愚!所以此刻面对聂欢,他只剩下惭愧。

聂欢的手指几乎已经碰到玄苦雨的鼻尖,怒斥道:“不说话啦?哈,证明我猜对啦!还真的是你这个缺德带冒烟的老玻璃干的,如果你真的是什么神道大宗师,我且问问你,这是为什么?为什么要陷害我,他娘的,你赶快跟我说清楚!”

“因为我搞错了,把你当成了另一个人,我,我??????很抱歉!”玄苦雨这辈子都没这般狼狈过,面对那张愤怒委屈的脸,他的头几乎要低到裤裆里。

聂欢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,叫道:“一句抱歉就完了?你白喝我十年醇酒怎么算?你耽误我八年武道生涯又怎么算?”

“你想怎样就怎样!不过我要告诉你,你修炼武道这件事我已经爱莫能助。”老道士被逼急了耍起了光棍。

“难道玄门中就没有个灌顶秘法之类的方法,可以让你传给我几十年功力或者帮我打通周身经脉?”聂欢已将他视为最后希望,岂会因为一句话便甘心?“你不是说自己是天下有数的超品移山境界之上的神道大宗师吗?该不是吹牛的吧?”

老道士什么也没说,四下看了一眼,然后忽然腾身跃起,一飞冲天!聂欢抬头观瞧,禁不住激动的不能自己,瞠目结舌。

玄苦雨落到聂欢面前。拍了拍呆若木鸡的少年郎,道:“我真的是神道大宗??????”

碰!玄苦雨被揍了一拳,正打中眼窝,本来以他的修为聂欢这一拳绝无可能打中,但现在偏偏就打了个结结实实。自是因为玄苦雨有意让聂欢打中。就在玄苦雨认为拳头会如疾风骤雨时,聂欢却后退了一步,大声道:“想让我打两拳出出气就原谅你吗?告诉你,没有这个可能!”说罢转身便走,任玄苦雨如何尴尬呼唤,硬是头也不回。

玄苦雨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摸摸眼窝,苦笑道:“你小子若是真绝了念想,又何必打这一拳试老道心意?”

聂欢边走边想着:这老牛鼻子没有还手或者躲避,说明他的内心很自责,这一点很重要,我不能轻易原谅他,要让他心痒难挠,求着我的时候再逼这老家伙助我恢复,传我武道。又想:我他妈真蠢,守着一座宝山十年却去挖了八年石头换钱。

??????

“你说什么?连你也不能助我恢复丹田气海,而且你还想近期离开?”聂欢一跳三尺高,唾沫已经喷到了老道士的脸上。老道士眼观鼻,鼻观心,心中不忍,低声道:“这事儿全怪我搞错了,你我相交十年,你以挚诚待我从来对我推心置腹,我对你却一直居心叵测,非是老道不仁不义,实在是师门家国皆有命。”

这是一场误会,事到如今我也无法助你恢复,你须知道,这先天体魄历来得自天授,凡是这种体魄之人注定丹田气海之中是一团虚无,因此无法修炼武道,这样的人强大与否全凭运气,就好比百年前的南晋定边候魁斗,他便是先天八品的体魄,浑身上下刀枪不入,力大无穷,即便是武道之中的超品人物对上他也很难占到便宜。

“我是先天几品?”聂欢闻听先天体魄曾出过如此牛人,不禁来了精神,连忙问道。老道士见闻广博,倒还真知道一个测试先天体魄人物品级的方法,遂说道:“这个要测试过才知道,先天体魄的人最强大的本事就是防御,先天八品的魁斗能够抵挡九品剑客的剑气和普通刀兵的各种攻击,同时还能抵挡住九品高手的掌力,所以这测试方法也需要各种级别的攻击才能验证,例如你是先天一品,要想证实,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找一个武道二品的人对你全力一击,若能抵御,便说明你是先天一品的体魄了。”

“你测过我了吧?”

玄苦雨点点头,老实道:“你是先天一品,也就是最没用的那种,不过这先天体魄倒是很适合军队,军界的很多将领都跟你是一样的,因为身体雄健远胜常人,所以作战勇敢悍不畏死,而且力气又大,普通军卒绝难抵挡,说书人常说的那些使用数百斤兵器的大将都是你们这种人,不过这种人在军中的发展也有限的很。”

聂欢彻底绝望了,他挤出一丝惨笑,喃喃道:“***,就是说老子这辈子也就是那种当肉盾的命,而且还是个低品肉盾。”“难道这先天人物就不能提升品级吗?”聂欢心中忽然冒起这个念头,立即问道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