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仙侠 > 十方破

更新时间:2019-10-05 09:04:30

十方破 连载中

十方破

来源:落初 作者:刀锋 分类:仙侠 bet365体育线上投注网址_bet365体育投注英超联赛_bet365.com体育投注:涂飞远师傅 人气:

《十方破》作者:刀锋,仙侠类型小说,bet365体育线上投注网址_bet365体育投注英超联赛_bet365.com体育投注:涂飞远师傅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六柄传奇的骨刀,和一个灵活的小胖子。涂飞远离奇穿越潦倒落魄的修仙宗门,却又很光荣的在修仙界被抓了壮丁,心不甘情不愿的成了仙盟的低级弟子。十方世界,十万魔修。正邪鏖战,血流成河。当一个小人物冲向大时代,有多少伤害埋伏左右。孰能逍遥傲立,笑看十方破灭。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没过几天,那帮仙盟的修士人果然又找上了他们。这次来的修士,比上次的更多。而且个个面容冷峻,不苟言笑。这些人来了之后,依然是让他们分两班站好。把萧拂衣这样具有筑基初期修为的,和屠飞燕这样的凡人,相互分开。

一个修士冷笑着道,“你们这帮凡夫俗子,今天算是交了好运了。一个一个的都过来领药。这可是仙家灵药,平常的话,你们一辈子都未必能闻到这药的味道。今天居然能吃到,你们已经算是祖上烧高香了。每人一颗药,都必须当着我的面吃完。”

说完之后,他对身边的另外一个修士使了一个眼色。那个修士点了点头,从后面拿过来一个黑色的箱子。这似乎是一个药箱,浓烈的药味,刺激得涂飞运的鼻子发痒。他忍不住转头看了身后的小黑一眼。

小黑也战战兢兢的对他使了一个眼色。这师兄弟两人都知道,药箱里面的丹药,很可能就是师傅所说的那种丹陨。这可是实实在在要命的东西,两人的心里直犯嘀咕。

这帮凡人一个,跟着走过去。从修士的手中接过药丸,然后当着他们的面香服下,才能容许他们离开。

这种丹陨是一种颜色古怪的药丸,通体透出一种惨碧的颜色,看上去有点瘆人。散发出一种极其浓烈的药味。这几十个人排着队伍轮流服药,很快就轮到了涂飞远。涂飞远其实早就有了准备,不慌不忙地接过了药丸,一口塞到了嘴里。

而这一切,只不过是障眼法。在他把药丸放进嘴里之前,就偷偷的把药丸换到了另一只手中。这种民间流传的戏法杂耍,颇有欺骗Xing。那几个修士,并没有发现他所搞的鬼,也没有想到这个一脸呆萌的小胖子居然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搞鬼。

涂飞远的手心里捏着那颗药丸,表面上虽然还陪着笑,内心却已经紧张到了极点。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成功的混过去?直到那个修士催促他离开,让下一个人走上来领药的时候,涂飞远心里的石头才算是彻底的落了地。

很快又轮到了小黑师兄。这位小黑师兄也非等闲之辈,如果说涂飞远是一脸的懵懂,这一位小黑师兄就是一脸的木讷。从他的脸上,你根本看不出他是任何的情绪。他也很轻松的骗过了那几个修士。

站在对面的师傅萧拂衣,倒是帮他们惊出了一声冷汗,所幸的是有惊无险。

不过新的问题又产生了。那帮修士在他们服完药之后,并没有离开。而是就等在旁边,看着他们的反应。

除了涂飞远这对师兄弟之外,大部分人都已经开始产生了反应。受到了药丸的药Xing催动,血液流动,迅速加快。这使得大部分人的脸都变得通红,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样。他们的身体之内气血奔流,可是到了极为严重的程度。有这样的反应其实也是很正常的。

偏偏涂飞远和小黑这两个师兄弟,像是没事人一样的站在那里。两个人一个胖一个瘦,一个蠢萌,一个呆板。愣是在一群面红耳赤的人之中,显得鹤立鸡群。不但一点事都没有,甚至还看着周围的人,似乎有点不知所措。

当师傅的萧拂衣急得脸都发白了,心里暗道:老子怎么收了这两个笨徒弟,你们倒是也稍微装一下啊。就这么傻不楞登的站着,这不是找死吗?但是他急归急,又不能表现出来,真是无奈到了极点。

果然,这两个活宝徒弟的异常反应引起了那边几个修士的关注。一个仙盟的修士,快速走过来,在他们的身边停住了脚步,盯着他们看。

涂飞远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,忍不住道,“怎么了?我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?”

“没有啊,还是那样,白白胖胖的,像个不带褶的包子。”小黑师兄傻乎乎地回答道。

这个修士狐疑地看了涂飞远,又看了看小黑,皱眉道,“你们没有感到,有什么不舒服么?”

涂飞远一脸白痴地道,“没有啊?”

“完了!”对面的萧拂衣差点要哭出来了,这个两个小子真是作死了。你哪怕顺着这个修士应一句,随便说点有什么不舒服。也算是表示对丹陨有所反应。你这样傻乎乎的什么感觉没有,这不是找死么?

其实这事也怪他自己,他倒是跟两个徒弟说了,着丹陨吃不得,但是他并没有说吃了之后会有什么不适,也没让这俩徒弟给装装样子。所以这两个憨徒弟,有点发懵,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。

涂飞远其实也有自己的考虑。他暗忖道:要是说这修士的药不行,吃了不舒服,万一他要是再我给来一颗怎么办?所以最好还是说没什么异常比较妥当。

他哪知道这丹陨吃下去,反应剧烈那才是对的,要是没什么反应。反而是不正常的。所以这一来就导致那个修士更怀疑了。

他一伸手搭住了涂飞远的手腕,微微一皱眉,讶然道,心中暗惊,“这小子的体内气血平和,丝毫没有受到药力催动气血奔涌的迹象,这是这么回事?居然对这么猛烈的丹陨毫无反应,这胖小子莫非是个怪胎?”

他是看着他们服药的,所以他自然没有想到这是障眼法的作用。只道是他们两人的体质特异,所以皱着眉试探了半天,但也还是一无所获。这个修士只能连连摇头,“怪事,怪事。难道这俩小子的身体异于常人?竟然连丹陨的药力都冲不开他们体内的经脉?”

“这不可能。”旁边另一个修士走过来,仔细看了看涂飞远和小黑。皱眉道,“要不,再让他们吃一颗试试?”

那个修士点点头,又拿出两颗药来。这次的两颗药的颜色要更浅一些,接近于一种蓝白色。

一旁的萧拂衣差点要喊出来了,他连忙捂着嘴缩回头,拼命对自己的两个徒弟使眼色。他算是有点见识,知道这种丹陨又是一种药效更猛的东西。对于寻常没有修炼根基的凡人来说,这一颗药搞不好能瞬间撑爆他们的丹田。

涂飞远似乎也明白情况有点不妙了,但是众目睽睽之下,他又不能不吃下去。怎么办?只能老办法,用障眼法糊弄算了。他是打定主意了,要是被查出来,大不了被逼着吃下去。要是没被发现,那就算是老子命大。反正想要我心甘情愿吃这毒药,是不可能的。

想到这里他倒是镇定下来了,大大咧咧地接过药丸,一口香了,其实却暗自用手法藏起了药丸。也活该他运气好,这几个修士都在留心着他身体的反应,反倒是没有太留意他的手。

旁边的小黑也是如法炮制,在众目睽睽之下又玩了一次障眼法。这些修士也压根没有往这方面去想,都没想到这两个混小子敢当面糊弄人。只是有些发愣地看着这两个小子的表情,想看看这药到底能不能见效。

但是令他们感觉失望的,是这两个小子还是没反应。

呆了半晌,一个修士皱眉道,“莫非这两个人是那种天生就不能修炼的体质?”

“不能啊?第一次给他们吃的丹陨是一般丹药的,或许有这可能。可刚才给他们服用的可是青云丹的丹陨,药效极其猛烈。一般凡人一旦服用,甚至有立刻爆体死亡的例子。他们怎么会……这种见鬼的体质,我还真是从未见过。”一个修士直摇头。

“岂止是没有见过,简直闻所未闻嘛?”另一个修士直摇头。“青云丹的丹陨,极其猛烈。即便是先天不足,经脉极度闭塞的人,也会在瞬间冲破。我敢说,哪怕他是根木头,也该开窍了。怎么会这样?这算是怎么回事?”

这几个修士大眼瞪小眼,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两个活宝了。

涂飞远也反应过来了,心道:哦,搞了半天是要有不适的反应啊。这还不简单么?他突然抱住肚子,一脸痛苦。“哎哟,这药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”

“哎哎,你们快看,那个小胖子有反应了。”一个修士惊喜道。“看来这药还是有用的,可能是他的身体反应过于迟钝。所以现在才感觉到。”

“嗯,有道理。”另一个修士连连点头。“不过,他这肚子疼算是什么个意思?这药不是应该从血液之中开始生效么?这药的反应,我见过口鼻出血,也见过七窍流血的,这肚子疼倒是第一次见到。”

“不对,好像旁边那个小子也是肚子疼啊。”那个修士摇头道,“你看他也捂着肚子。”

很显然小黑也在萧拂衣不断使眼色的情况下明白过来了,也抱着肚子喊疼。这对活宝师兄弟,要么都不装,要装起来,一个比一个厉害。

那些修士虽然觉得奇怪,但是好歹是看出反应来了,说明这药应该也在逐渐见效。“既然都开始了,我们也走吧,过几个时辰再来看,看看有几个人能熬住这药力。”他们也懒得再理会他们,反而走出去,顺便把门给关上了。

他们走了之后萧拂衣连忙走过去,抱住了自己这两个徒弟,低声道,“你两个小子,真是吓死为师了。”

“师傅,那些吃了药的会怎么样?”涂飞远小声地道。

“不清楚,看命吧。要是能熬住这药的力道,或许能打通身体经络,在短时间内成为筑基初期修士,不过那样的人都是活不长的。他们的身体被丹陨摧残。一年半载之后,他们身体经受严重创伤的缺陷就会暴露出来,一个个的死于非命。”萧拂衣苦笑着道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