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武侠 > 碎心剑

更新时间:2019-10-07 08:29:10

碎心剑 已完结

碎心剑

来源:落初 作者:凡尘 分类:武侠 bet365体育线上投注网址_bet365体育投注英超联赛_bet365.com体育投注:刘世清宝剑 人气: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碎心剑》是凡尘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bet365体育线上投注网址_bet365体育投注英超联赛_bet365.com体育投注刘世清宝剑,书中主要讲述了:台湾众利书店(大梁出版社)出版发行  何谓碎心剑?任何一把剑,都是一把令人心碎的剑;任何一个人的心,都是一颗容易破碎的心。  [email?protected]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且说萧Chun山一行人径自下山,往普陀山最最东端梵音洞而去,经飞沙岙,过祥慧庵,即为普陀最东部的青鼓垒山。青鼓垒插入普陀洋,众人远远的便听到战鼓频擂,不禁心惊肉跳。近身一看,却为惊涛拍崖,潮声撼洞,昼夜轰响。

张天德道:“师父,这里如此险绝,萧Chun山带我们来此,一定想趁我们不防备时,推我们下去喂鲨鱼!”李玉秀也害怕,道:“师父,我们不要再往前行了。”道陵师太见弟子们如此胆小,令他在华山派面前蒙羞,愠怒道:“你们不敢跟来,就回去!”华山派的为之一笑。

再往前行,只见有鼓垒山东南端有一天然洞窟,洞岩斧劈,高有数十丈,峭壁危峻,两边悬崖构成一门,习称梵音洞。在普陀山众多历来被人们叹为神奇的洞壑中,梵音洞的磅礴气势和陡峭危壁,为其他洞所莫及。

吴仁道正仔细行着,突然脚下一滑,几块碎石哗啦啦地落下山崖,人也跟着滑了下去。吴仁道惊叫一声,慌忙抓住一颗斜生的树干,低头一望下面黑黝黝的,什么也看不见,不知有多深远。吴清海忙伸手把儿子拉了起来,道:“怎么这样不小心!”话音刚落,那边李玉秀也歪了下去,忙被道陵师太救回,李玉秀更是满身惊汗。

道陵师太道:“这条小道太窄,实在过于凶险,咱们几个人手拉着手前进,互相照应,不至于跌下崖去。”众人言称有理,在这里行走,真像是砧板上的肉啊。

萧Chun山似乎感觉到碎心剑正在强烈召唤着他,梵音洞在崖顶数丈的洞腰部,中嵌横石如桥,宛如一颗含在苍龙口中的宝玉。萧Chun山一招“钵盂鸿灏”,身形就如一道惊鸿,直飞下去。众人没他那么高的轻功,都从崖顶迂回顺着石阶而下。

太阳渐渐从海面上升起,万丈光芒直射过来。张天德大喜道:“终于要天亮了!”

往下行便是观佛阁,只见两陡壁间架有石台,台上筑有双层佛龛,前可望海,后可观洞。

梵音洞高三丈,石壁陡峭,崖前的石桥中劈一缝,萧Chun山飞身至桥台,然后落入洞中,众人忙紧随。

洞顶有缝隙曰天窗,众人凝目看去,洞内一片冰天雪地,怪石交错、幽深莫测,一把绝世宝剑竖插入龙壁之上。原来碎心剑是极寒之物,落在此洞,故周围全部结成了冰块。那龙壁像是整块青石雕刻,其实是用六十块优质青石精雕细琢拼接而成,壁上两条青龙昂首舞爪,争抢龙珠。

萧Chun山手握剑柄,厉喝一声,“刷”的响起金铁交接之音,碎心剑已从龙壁上拔了出来!

众人只觉得眼中青光四射,夺人眼目,不敢逼视。

待得眼睛适应过来,方看清楚了碎心剑的模样。

碎心剑剑身银白,长正三尺,似用一片片银白鳞片拼接在一起,用指轻弹剑锋,啸若龙吟,这把绝世宝剑,不知饮过多少名动天下的武林侠客的鲜血!

萧Chun山轻抚碎心剑的剑身,一名绝世剑手与一柄绝世好剑相互之间那种融洽合一的至深情感,缓缓流于指间。

他从一旁拿过剑鞘,将宝剑归鞘,寒光便被收了进去。众人眨了眨眼,这才适应过来。张天德更是看得目不转睛,双手直颤,恨不得立即冲上去把宝剑抢过来。

碎心剑被拔出,洞里的冰雪立刻融化。这时,太阳已升起,洞内玲珑嵌挂,流水翻腾,飞珠喷沫,迷蒙水面。加上曲折通海,潮水涌来,形成水气,在光线的折射下,岩石各显奇形,变幻莫测。

只见一座观音圣像在洞中浮影浮现,而且每个人看到的圣像都不同,有的看见观音打坐,有的看见观音斜挥杨柳,有的却看见观音站起,即使是同一个人,也会随看随变,极其奇异。

众人慌忙在洞口膜拜,无比虔诚。

萧Chun山挺身飞上石桥,笑道:“我倒要看看,你们能奈我何?”道陵师太大怒,道:“你武功尽废,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!”吴清海忙拦着,道:“师太,现在杀他为时过早,我们要在天下英雄的灵牌前将他碎尸万段!”

道陵师太冷哼一声,只换了萧Chun山的一阵大笑,那佛阁下曲屈通大海,海潮入洞,拍崖涛声如万马奔腾,混合着萧Chun山的大笑声,如龙吟虎啸,众人无不惊心动魄。

突然,一股黑气自龙壁的小洞中冒了出来,这个洞就是碎心剑插入造成的。已显灵的观音圣像渐渐被黑气笼罩,所有人的心中都慌乱起来,不知那黑气代表什么?黑暗中仿佛已汇聚了无数精灵,在瞪视着他们。

煞时间,天空中乌云密布,连刚刚出生的朝阳也被遮挡住了,天昏地暗,海水像忽然间发了狂似的,发生大海啸,莲花洋的中央现出一个大漩涡,拔海而飞,越卷越高,越卷越大,如潜龙吸水!

慧觉仰望天际,感觉到妖气好重,道:“妖孽终于出来了。”林秋水也看得心神慌乱,咋舌道:“大师,是什么妖怪啊?”慧觉只是锁着眉峰,不住摇头。

“噢--呜--噢--呜--”

一阵奇怪的鸣叫自海底升起,声音低沉而有劲,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吼?

当地渔民吓得倒地大拜,求观音菩萨庇护,僧人们齐齐念经诵咒。

悬崖峭壁突然崩裂,大石块纷纷下落,吴清海等人都发现脚下的石桥不踏实,冷汗频滴,都想赶快逃生。

“啊!救命啊!--”

悬崖下面传来一声呼喊。

下面还有人!而且马上将被崖崩震下海!

众人还未会过神来,一个人像一簌利箭般直射下去,正是萧Chun山!

一个少年在半空中,伴着石块,一起坠落,脸上映出可怖的表情,他不想这么年轻就失去宝贵的生命!

可是萧Chun山的动作更快,飞到少年身边,单手一抄,就把少年挟在腰下,提了一口真气,把脚下大石块一踢,借了力道,身子直往上升,如鹤冲天。

这时,众人都已逃到安全地带,萧Chun山也飞了过来,把少年安稳放下,因妄动真气,那一股强行压制的逆血,再也忍耐不住,哇的喷了出来。

少年惊魂甫定,待看清救他的恩公时,却惊呆了!

没有想到,救他的人是大魔头,更没想到,这个大魔头竟然会舍命相救!

萧Chun山抹去嘴角的鲜血,吁喘几下,对少年道:“我早就注意到你了,一直在跟着我,然后偷偷伏在悬崖上看到了一切。唉,想不到一个小孩都要杀我而后快。”

吴清海看到那少年,惊叫道:“宋怡龙!你来这里做什么?我不是叫你快快回去吗!”萧Chun山在失掉武功之后,耳目竟然依然如此敏捷,这少年的到来,自己都未察觉,不由对萧Chun山心生折服,由此又想到这少年其实武功根基不错,竟然能瞒过自己。

宋怡龙对萧Chun山道:“不,我和你无怨无仇,不是来杀你的,只是我崇尚武学,见你功夫高,便想学,忍不住跟到这里。”又对吴清海道:“对不起,吴掌门,我没有听你的话,还差点丢了Xing命,请你原谅。”

吴清海一摆手,道:“罢了,罢了,事已至此,多说无益。”道陵师太道:“小子,你就算想学武功,也没有必要学那种邪魔歪道的武功,练了只会走火入魔,害了你自己。我看你骨骼不错,我天山派乃是武林正宗,我叫张天德收你为徒吧。”宋怡龙大喜,忙拜过师父张天德,师祖道陵师太。张天德乐得呵呵笑,连忙扶他起来。

吴清海笑道:“小兄弟,天山派对入门弟子要求颇严,今日得入门下,真是可喜可贺啊!”一伸巴掌,就往宋怡龙身上拍,宋怡龙躲避不及,被抓住肩胛骨,感到肩头一阵酸麻,忙身子向下一矮,鼓起真气相抗,可真气越动肩头越痛,只得卸了真气。

吴清海收了手,大笑道:“小兄弟的武功根基果然不错,不知以前跟哪位名师学过?”宋怡龙一下跌坐在地,揉着肩头,忖道:“这老道果然武功厉害,真不该瞒他,这下吃了苦头。”一抱拳道:“多谢吴掌门手下留情,在下年幼时曾得一异人相授武功,只是他叫在下不要透露名字,请吴掌门见谅。”

吴清海抚须呵呵笑道:“嗯,练武之人须先学武德,你很诚实,加上根基扎实,再得习天山派绝艺,不出十年,只怕江湖上又会出一个少年高手了。”道陵师太也笑道:“这孩子,我一看到他就喜欢上他了,确是可塑之材。”宋怡龙忙给师太磕头谢恩。

这时,海底的声响已渐渐消失,众人担心妖孽侵犯,不敢离开,故在海边守候一夜。

次日,大海恢复了平静,可是众人的心里头都隐隐感到一缕危机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