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武侠 > 江南少侠

更新时间:2019-10-06 10:12:45

江南少侠 已完结

江南少侠

来源:落初 作者:渗锁眼神 分类:武侠 bet365体育线上投注网址_bet365体育投注英超联赛_bet365.com体育投注:柳逸姚丰 人气: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渗锁眼神原创的武侠小说《江南少侠》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,柳逸姚丰两位bet365体育线上投注网址_bet365体育投注英超联赛_bet365.com体育投注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精彩内容:被属县的柳老爷,领养的姚丰。在此,遇到杨清风传授他绝世武功。并抱得,蓝蝶衣这位美女。而他的师兄柳逸公子,玉树临风。遇到高人,修炼了一身武艺。他会跟青梅竹马的赵倩,在一起吗?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我还不想教这个臭小子功夫,你想当师傅了?你也教教我呀?”欧阳爵倜傥的说道

“爵哥哥,你取笑我了,你是绝世高手,我哪有资格教你呀。”萧青青回道

“柳公子是练武的奇才,但是还差一点火候。”

“是练武的材料,还差什么呀?我可以帮他吗?”

“慢慢你会懂得,我就不多说了。”

“怎么跟我卖起关子来了呢?不像你性格呀?”

“我会收下他,但是要打击下他的锐气,这个年轻人太骄傲了。”

“但愿,他懂你的一番苦心。”

“柳公子,你对于功力尽失,很难接受吗?”戴着面具的欧阳爵说道

“是的,恩公,我一心想练就绝世功夫,闯荡江湖。”柳逸回道

“若,有一天你拥有了绝世功夫,你会如何看待自己?”

“这个问题我没想过,所以不晓得怎么回答您。”

“你连学了武功用来干什么不晓得,你何必学武呢?”

“一个人一旦成魔,功力越强,对整个武林危害越大你知晓吗?”

“恩公教训的对,在下一定谨记您的教诲,不管我以后是否拥有绝世武功,我一定堂堂正正的做人,不做伤害别人的事。”

“对了,你有信心从新修炼功夫,或者比你以前学的基本功更难,你怕吗?”

“能修炼功夫,再苦对于我是快乐的。”

“但愿如此,年轻人有理想是好事,别急或者膨胀呀。”

“嗯嗯,您打算传授我武艺了吗?”

“不,你想的美呀,我不随便收徒弟,败坏我名声。”

“这么说,难道你曾经的徒弟败坏您名声了?”

“没有,臭小子,你伤康复了吧。”

“是的,全身充满力量,只是可惜了......”

“明天你在前面的寒池里面,每天把整个身躯泡在水里面两个小时,若你能坚持半个月,我就传授你武艺好吗?”

“这么简单,我还以为是很艰难的事,让我去完成呢?”

秋风轻轻的刮,脸颊有一点薄凉的感觉,但是柳逸血气方刚,一跃,到了寒池里面,水不深,大概一米五左右,整个池子大概能容纳两到三个成年人,斑色的小鱼儿,在水里自由的荡漾,但是水冷的刺骨,不比一般的泉水,跟空气温度差不多,这池子水天然就很冷很冷,冷的骨头在发麻,但是他心里明白,他不在水里泡两个小时,学功夫的事就泡汤了。

他泡在寒池里面,不敢多想,只想着两个小时快点过去,他就不必这么冷下去了,当然他也害怕自己冷死在池子里面,因为水中的温度是零下15度,等上来的时候,他的身体有点僵硬。

“柳公子,你还好吗?”戴着面具的欧阳爵说道

“死不了,我挺享受的。”柳逸回道

“对了,明天我教你一套内功口诀。你在池子里面冷的时候,集中精神,领悟这套口诀,也许你会觉得水没那么冷了。”

“好的,我会好好参悟的。”

“里面的鱼好看吗?你想吃一条吗?我给你捞一条上来。”

“它长成那个样子,能好吃吗?我还是不吃了。”

“吃了它可以御寒,关键增强功力的。”

“麻烦您给我来一条吧,谢谢。”

柳逸每天在寒池里面浸泡两个小时,半个月过去了,欧阳爵,看到了他的坚强意志和奇特的练武骨骼,准备传授他最近创作的:“孤山剑法”和“月牙掌”天下无敌的两大绝学。

月牙掌,是修炼一股真气在手掌上面,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,可以一掌击过去,一块完好无缺的石头中间出现一个窟窿,所以非常有杀伤力,这是内力的修炼,总共分十层,修炼到七层以上跟对手面对面交锋,一掌可以取他人小命。

但是柳逸是一个练武奇才,花了几个月就修炼到第七层了,也许跟吃了寒池里面的鱼增强了内力有关。欧阳爵练武几十年,最近才悟出这套掌法,勤学苦练几载才达到第九层。

“臭小子,月牙掌,你已经练到第七层了,你这么年轻,再花一年半载时间就能超越我了。”欧阳爵说道

“谢谢师傅,还是您教导的好。”柳逸回道

“我不是你师傅,你别叫我师傅。”

“不是师傅您传授我武艺干嘛?”

“因为我看到好材料就想利用,你不要告诉别人,你见过我,传授你功夫。也不必叫我师傅,你陪我这个老头子以及青青那个老婆子这么久,当作我的心意吧。我说的你能做到吗?”

“听您的,您一定是江湖的风云人物,这么怕别人知道您的踪迹吗?”

“我不是什么人物,只是在江湖上,结识了一些侠士,了解我的曾经。”

“是吗?我怎么看不像呢?到现在还戴着面具呢?不知道您是谁。”

“等我传授你孤山剑法,你就可以离开这里了,你要试着忘记来过这里,见过一个老头子和老太婆。”

“不行,您救了我的命,还传授我功夫怎么能随便忘记你们呢?”

“你知道你小命是我救的,你就得替我保守秘密,不然我跟老太婆还得换家园了。”

“好的,我答应您,当我没遇见您,就像一场梦对吗?”

“好孩子,这就对了。”

“但是,我希望以后我们还会再见。虽然我不能告诉别人,在这个峡谷经历的一切我会永远铭记和感恩的。”

“爵哥哥,你怎么把武功绝学教给这个臭小子了,不怕看错人,他会危害武林吗?”萧青青说道

“青儿,你放心,虽然这个小子不是我功夫延续的最佳人选,但是还算不错了,这么短时间遇到一个练武奇才。”欧阳爵回道

“我都觉得他有点木讷,你怎么说聪慧呢?还是练武的好材料。”

“他本性善良,一定会将我的武术绝学发扬光大,用在铲奸除恶的作为上,他会成为一个武林大侠。”

“你这么看好他,我也不反对,只是请你留点心眼,别被他的伪装欺骗了。”

“放心,不会,他会是我最出色的徒弟,他的作为将超越他的师父杨清风。”

“你这么开心,我也不扫你兴了,不过他的确心地善良,是一个好孩子。”

谷底氤氲弥漫,蝴蝶飞舞,曾经住着一对老神仙,现在多了一位少年。他今生注定要遇上一位高人,传授他绝世功夫,他将用武艺来匡扶正义,为了练武不怕吃苦,为了爱情不怕危险,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。也许欧阳爵欣赏他,萧青青也欣赏他,因为他身上的特质在峡谷逐渐的蔓延。

闲暇的时候,戴着面具的欧阳爵与柳逸一起喝酒,当然萧青青会为他们准备一桌丰盛的菜,他们亦是师徒关系,亦是知己关系。欧阳爵曾经是江湖的大侠,懂得很多人生的哲学,告诉这位少年,让他谨慎处世,保持善良的本性。帮助他人,成就自己,等......

欧阳爵武功高强,为人正派,在柳逸身上有他武艺的延续,也有他崇高品质的延续。柳逸因祸得福,收获了本领,学会了如何在江湖立足。相信经过谷底的一次磨炼,他的将来会更有作为,让那些邪恶的势力得到压制,甚至消灭他们的势力,是他的江湖使命,因为他得到高人的传授,已经身怀绝世武艺。

“臭小子,你跟我学武术有一年时间了,现在我试探下你学到多少真本事。”欧阳爵微笑说道

“恩公,您想怎么试探呢?”柳逸质疑的回道

“你看见眼前的山峰没,有数十丈高,你能飞到顶峰吗?”

“我才跟您学了一年,您让我不用绳子,直接飞上去,太难了吧。”

“怕了,你不试下怎么知道你不行呢?”

“好吧,我试下。”

柳逸轻轻一跃,整个人像腾云驾雾一般,在半空飞起来了,他自己也好奇,轻功变得如此好了,不断的向顶峰飞跃,一会功夫飞到了山顶。感觉非常好,终于成为了一个武林高手了,不怕被别人瞧不起了。

“你的轻功不错了,明天我传授你孤山剑法。”欧阳爵说道

“好呀,我很期待这套剑法的威力。”柳逸回道

“等你学会之后,就离开这个山谷吧,永远不来回来找我了。”

“您怎么了,要赶走我吗?哪里做的不好可以打我,请不要赶我走。”

“我把毕生的绝学传授你了,你留下没有意义了,去肩负你的使命吧。”

“我可以接您和萧婆婆去属县过富裕的生活,不要像这样清贫。”

“不必了,我喜欢这里的安静。”

“您真的不考虑吗?哪里环境比这里好十倍。”

“奢华的生活,留住我的身体,留不住我的心。”

“修炼“孤山剑法”一定要心无杂念,否则练到一定阶段,轻者走火入魔,重则当场吐血而亡,你心不静,或者害怕还是不要学了。

”欧阳爵严苛的说道。“您放心,这些我都能做到,我也不怕死,对于我已经死过一回了,应该无所畏惧了。”柳逸坚定的回道。

“孤山剑法”有十招

第一招:“迟来回转”

第二招:“步步逼近”

第三招:“忘我”

第四招:“出其不意”

第五招:“乘胜追击”

第六招:“剑剑无影无踪”

第七招:“攻守自如”

第八招:“化险为夷”

第九招:“鬼哭神泣”

第十招:“一剑穿心”

这些招式,你需要先禅悟,然后去勤加练习,必定功力大增,但是不在非常危机时,不要用此剑法,因为消耗的功力多,特别是第八招以后的招式,若你受伤的情况下,使出第八招式,有可能跟对手同归于尽,这是愚昧的做法。

柳逸想出人头地,必须拥有高强的武艺,不然他在江湖没有发言权,一个无名小卒,只能像行尸走肉一般活着,没有一点意义,现在他的机会来了,刻苦一年的功夫,他就能进入武林高手的圈子,用他的正义在江湖上渲染着。他是一个侠士,他需要这样的生活方式。

经过数月的修炼,“孤山剑法”十招基本成形,但是想达到至高的境界,还得花费几年的时间去巩固呀。他还年轻,不必惧怕,有方向感,就不会在江湖上迷路。他会越活越精彩。

“感谢恩公的救命以及传授武艺之恩。”柳逸客气的说道

“傻小子,不必谢我,你我遇见是缘分。”欧阳爵回道

“你离开这里,要照顾好自己,虽然你欧阳爷爷不希望你来打扰我们,但是我希望你有空了,来峡谷陪陪我们。”萧青青不舍的说道

“婆婆,您放心,我会照顾自己,也会来看你们的。”柳逸回道

柳逸背着一个包袱,右手握着一把宝剑,突然一个转身,他就向山顶飞去,因为他害怕看见两个慈祥的老人,不舍得他的样子,他会心软,不会这么快离开这里,更害怕看到他们滚下来的泪珠。掉在地上,滴答、滴答、滴答。

柳逸离开峡谷,没有回家看赵倩,而是去赵倩的爹的坟墓旁呆了一会,他会完成他的遗嘱,好好照顾赵倩,当然他也会找到成孤这个杀人犯,让他血债血还。

他悄悄的着一身白色素衣,手持一把宝剑,戴着一个面具,来到属县的一个酒楼,准备歇歇脚,痛快的喝上几坛上等的酒,“女儿红”也是他平时最爱喝的。

一走进酒楼就大声吆喝:“小二给大爷来几坛女儿红,上几盘好菜。”

小二回道:“爷,您稍等,马上呈上来。”

一会功夫小二又说道:“这位爷不巧,你定的烧鸡,被对面的客官定了。”

柳逸回道:“我出双倍的价钱,你让他把那份烧鸡让给我。”

小二说道:“对方的爷想吃你的烧鸡,店里没了,就这一份了,出双倍价钱,你卖不?”

那胖子哈哈大笑回道:“他出十倍价钱我不卖,让他明天再来吃吧。”

小二跟柳逸说道:“哪位胖爷不卖,您明天来吃,我给您留一份吧。”

柳逸回道:“老子就要今天吃,明天我才不来你这里吃呢?”

胖子说道:“小子,你还挺横呀,不服气呀。你想吃,你问问我手上的刀是否同意?”

柳逸:“怎么问你的刀呀?”

胖子又道:“你能接住我十招,这只鸡,爷今天请你吃。”

柳逸回道:“好的,一言为定。”

胖子刚站起来,想拔刀,一个不明飞行物,砸在他的右手,当场手就发抖了,怎么也拿不起那把平时饮血的刀,胖子用左手拿着刀,灰溜溜的跑了,柳逸飞驰过去,用一张纸包装那一只香喷喷的烧鸡,几两银子整齐的钻进了木头柱子上,他就一会功夫消失在这家酒楼了,然后就在属县,有了一个传说,子民们在议论着,一个戴着面具的风流少年,功夫十分了得,行事怪异。

当晚,柳逸来到了怡红院,是喝花酒的地方,美少女如云,但是他不近女色,他只喜欢赵倩,他来是花钱痛快的喝酒,白天没喝够,包了一个雅房,请了一个女子弹古筝,他没请女子陪他喝酒。

“公子,看你满脸的忧郁,我陪你喝几杯吧。”弹古筝的女子说道

“不必,我习惯一个人喝。”柳逸回道

“您来这种这里不是为了找姑娘吗?难得你看不上我?觉得我不够漂亮。”

“你是一个优雅的女子,身材凹凸匀称,也许别的男人喜欢你。”

“您觉得我好看,您不动心吗?酒后不会乱性吗?”

“我不喜欢跟陌生的女子喝酒,我对你没动心,怎么乱呢?”

“公子好幽默,可否摘下你的面具,交个朋友。”

“面具不必摘了,朋友不必交了,我习惯一个人闯荡江湖。”

“公子,好高冷,我喜欢您。”

“姑娘,我可不喜欢你,你别说话了。”

“公子,您何必这么见外,房间没有别人。”

“你再这样,我要换人了。”

“好的,您继续喝酒,我弹古筝。”

“对了,我喜欢聪明的女人,赏金不会少你的。”

“小女子,不喜欢钱,喜欢公子您。玉树临风,看到美女不动心。”

“不是我不动心,你不是我喜欢的那个人,怎么对你动心。”

“被您喜欢,那个女子一定是倾国倾城的容貌呀。她好福气。”

“肯定了,她还温柔善良。”

“您别往下说了,我听得心里酸酸的。”

“好吧,姑娘也是有文化的人,怎么做了一个风尘女子呀。”

“说来话长,爹爹是朝廷官员,被奸臣害死了,我被迫来到这里的。”

“你也挺可怜呀,找个好男子嫁了吧。”

“好男人,哪里有那么容易找,公子不嫌弃,你赎我出去,不做正房,给您做小妾。”

“姑娘,不必这么糟蹋自己,今天我钱不够,下次我来赎你好吗?”

“找理由,所以呀,男人不靠谱。我恨死您了。”

“你不会,真的爱上我了吧。我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。”

“公子,我信您,等您”

怡红院里面的女子,有卖嗓子的,有卖身的,像她的家庭是名门望族,当时她的父亲在朝当官,被奸臣陷害致死了,家破人亡了,剩下她孤苦伶仃,不得不出来卖艺,维持生活,但是她的灵魂是高尚的女子。因为她骨子里有读书人的风骨,看不惯那些仗着自己有钱,玩弄女子的行为,虽然她穷,但是她也追求真真切切的情愫。怡红院的花魁,仇小曼,对柳逸公子很是欢喜,然而还为他写下一首诗《涌动》,希望她与他再相见时,可以离开这个让她奔溃的地方。

庭院衰败落怡红

陪酒弹奏莫相离

凄凉灵魂无处暖

邂逅公子喜漫长

柳逸收下了,仇小曼为他写的诗,告诉她三天之后,赎她出去,告别这种弹唱的纠结日子,过自由自在的生活。

柳逸剧毒解了以后,回到属县好几日了,今天回去家里看看,让家人不必为他牵挂,当然他一个浪子,习惯了流浪的生活,不是怕苦,只是想在家里呆几天而已。

“爹,我回来了。”柳逸微笑说道

“孩子,出去这么久,现在才回来。”柳富回道

“路途比较远,处理的事情多,肯定在外面呆的时间多一点,所以这次在属县多呆几天。”

“下一次,要去哪里呀?”

“这个......没定,想去哪里就去哪里。”

“你长大了,喜欢到处闯荡,我不反对你,但你要保重身体。”

“嗯嗯,这个肯定的。”

“师傅,您想我没呀?”柳逸开心的说道

“逸儿,我不是听说你出了一点意外吗?”杨清风疑惑的回道

“是的,我被高人救了。所以我现在很健康。”

“哪位高人,本事很大呀,解了你身上的剧毒。看到你无恙,我也不担心你了。”

“是的,他本领是大,不然救治不了我。”

“平安回来就好,你见到赵倩没,她很担心你呀。”

“我暂时不想见她,你别告诉她我回来了,免得她又找我。你就告诉她我现在无恙就行。”

“你们吵架了,怎么不想见她?”

“没事,过些日子,我跟她解释吧。”

“也行,为师就不多问了,你的夺命剑练得怎么样了?”

“有进步,您放心,不给您丢脸。”

“好徒儿,咱们比划下?”

“师傅,我伤刚好,您饶恕我吧,您的剑法强我十倍不及。过段时间好吗?”

“好吧,不过你好像强壮了一些。”

“是的,吃了太多补品,是否很难看了。”

“没有,还是帅小子。”

柳逸家里是做丝绸生意的不缺钱,所以他去钱庄拿钱不合适,问他爹给,也不合适,只有去找他的老娘,因为她最疼宝贝儿子了。

“娘,我过来陪你说说话。”柳逸说道

“好呀,孩子长高了也长大了。”他娘何英回道

“我都二十几岁了,肯定又高又大了。”

“这么大了,老娘都不记得了,以为你才十八呢?”

“我很少陪您,您不怪我就行,您是否记得我多大,我也是您的宝贝儿子。”

“对呀,这么大了,是否该找媳妇了。”

“我到处流浪,不找媳妇。”

“你可以不闯荡江湖,在家做生意呀。”

“我不喜欢做生意,我习惯了流浪的生活。”

“但是很辛苦,也危险,我不同意你这么任性下去。”

“不说这事了,我出去办点事,您能给我一些银子吗?”

“多少两银子?”

“一千两银子够了。”

“要这么多,你要买豪宅,帮出去住吗?”

“不是的,有急用,您帮下我吧。”

“给你可以,出去闯荡江湖也别忘了回家,看望您爹跟我。”

“嗯嗯,从小到大,您一直这么疼我。”

柳逸拿着一千两银子去怡红院,看见仇小曼,躺在病床上,有点咳嗽,还有血丝。他慢慢的走到她的跟前说道:“你感冒了吗?请大夫看了吗?”她回道:“看了,我是老毛病了,一时半会好不了。”

“有病就得看大夫呀,好不了,换一个大夫呀。”柳逸有点生气的说道

“不碍事,你今天能来,我就很满足了,你是否要接我出去不重要了。”仇小曼温和的凝望着他回道

“傻丫头,我说了,一定会接你出去的。我现在去请大夫给你看病。”

“不急,我就这么看着你比药都管用,你看我现在也不咳嗽了,你陪我呆会好吗?”

“好的,我听你的,你真好看。”

“有多好看呀,有你夫人好看吗?”

“不瞒你,我有未婚妻,没有夫人。”

“柳公子,她一定比我好看吧。”

“仇小姐,你们都好看。”

“谢谢你安慰我,上次我只是随口一说,想不到,世间还有这么善良的公子。”

“我们不是朋友吗?接你出去,是我应该做的,姑娘不必谢我。”

“我真的很感动,从小到大只有爹娘疼我,然后爹爹出事以后,娘不见了,我一个人在属县流浪......”

“你一定受了很多苦吧,以后我就是你最好的朋友了,有什么困难我会帮你的。”

“那年我才十四岁,流浪了半年,被一个寡妇收养了,但是她认识了一个赌鬼,没钱就把我卖到了怡红院,那年我才十六岁。”

“都过去了,你以后会嫁一个好人家,会幸福的生活。”

“也许,我等不到那一天了。”

“怎么可能,你这么年轻,别放弃好吗?”

“可能你不晓得吧,我得了什么病,不是感冒咳嗽。”

“不管什么病,我有钱,一定会治好你的。”

“柳公子,谢谢你把我当朋友,谢谢你帮我,在我临终前,能邂逅一位这么好的男子,我很满足,只是我看不到你跟你夫人的百年好合了。”

“仇小曼,你不可以放弃自己,我不会放弃你的。”

“没用的,大夫说了我只能活一个月了。我开始不敢说,怕你离开我。”

“我不怕,你别信他们的。我现在接你出去好吗?”

“柳公子,我马上要死的人了,不必浪费你的银子。”

“不是的,我必须带你出去。”

柳逸抱着病弱的仇小曼,来到了属县的郊区,租了一套比较舒适的房子,居住了下来,他没有告诉任何人,他去了哪里,他遇见了这位美貌的女子,不是贪念她的美色,只是作为一个朋友,很想帮她走出病魔而已。

她是那么的善良,眼眸释放柔和的光芒,还有婀娜多姿的身躯,年仅18岁,他不想眼巴巴的看着她从这个美好的世界上消失,若真的无能为力了,他想陪在她的身旁,陪她渡过最后的时光,尽量给她一些温暖,因为她在世界上没了亲人......

“柳公子,你回家陪赵姑娘吧,我在怡红院存了一些钱,我请一个下人照顾就行。”仇小曼温情的说道

“我回来属县,她不知道,你现在需要被照顾,请的下人都是骗钱的,照顾不好你,还是我来照顾你呀。”柳逸憨厚的回道

“但是,你那么忙,戴着面具,一定是富家公子吧,让别人知道,你照顾一个风尘女子,对你不好的,你还是别管我了。”

“这些你不必思考了,你尽快好起来,我们还要去很多地方,去看很多美丽的风景......”

“你别逗我了,我怕我是好不了了,不能陪你去很远的地方了,是我的夫妻不够。”

“我是认真的,我内力深厚,会用真气延续你的生命。”

“柳公子,你为我做的够多的了,我很感激你,我怕这辈子没机会偿还你的恩情了。”

“我不需要你还,我是甘心情愿帮你的。”

“若有下辈子,我一定要健康的遇见你,然后静静的陪在你的身旁,或者陪你浪迹天涯,直到老去。”

“哪里有来世,今生我陪着你还不够吗?”

“不够,我怕奢望太多,失望更多。”

“仇姑娘,你别多想了,我会陪着你的。”

“嗯嗯,但是我有一天死了,你别伤心,把我埋在一颗树下面,我想有一种依靠。你有时间了,就来陪我说说话,不需要立碑。”

“别悲观,我带你出去晒下太阳吧。”

“好呀,我喜欢温和的阳光,像你一般温暖着我。其实我也很满足了。”

柳逸请了很多属县有名的大夫,还是没能保住仇小曼的命,她还是因为忧郁,病痛离开了人世,他答应过她,他找了一棵大树,把她埋在那里,没有立碑。此刻柳逸热泪盈眶了,因为仇小曼还那么年轻,那么美丽,还没好好享受生活,就去了天堂,也许天堂没有痛苦,没有孤单,她会幸福下去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