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历史 > 明末修真

更新时间:2019-10-07 08:31:19

明末修真 连载中

明末修真

来源:落初 作者:郝赵 分类:历史 bet365体育线上投注网址_bet365体育投注英超联赛_bet365.com体育投注:燕九师尊 人气:

完结小说《明末修真》是郝赵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,故事中的bet365体育线上投注网址_bet365体育投注英超联赛_bet365.com体育投注是燕九师尊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修行千年的燕九,重回地球,却没有回到自己的时代,他的故事开始在明末……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九哥哥……九哥哥……”一个带着哭腔的女孩儿声音远远的传过来,若有若无。

此刻正值深夜,在这满是死尸的城墙周围,竟然有一个十四五岁,含苞待放的女孩儿正提着一盏气死风灯,浑身哆嗦,眼泪汪汪的摸索过来。

“是她。”从尸山血海之中站起来的燕九听到女孩儿的声音,不由得微微一叹,看来自己这前身还真是招女人喜欢呢!

“萍儿。”燕九招呼道。

姑娘的名字叫薛彩萍。是自己前身在西平堡认识的薛大叔和薛大婶的宝贝女儿。

他这样的轮番匠,没有资格居住军中,只能租住在民房。

薛大叔和薛大婶就是他在西平堡的房东。

他们这个宝贝女儿萍儿,平时最是喜欢缠着燕九给她讲各种故事。

在无聊而又危险的边关生活之中,有了萍儿的欢声笑语,倒是平添了许多乐趣。

原来的燕九把这个小自己不到两岁的萍儿当做亲妹妹一般看待。

听到燕九的声音,萍儿提着灯笼的手颤抖的更加厉害。

她娇小的身子站在辽东正月的冷风之中,瑟瑟发抖。

半是害怕半是冷。

“九哥哥,真的是你么?”萍儿有些胆怯的问道。

“是我。”

燕九内心暗叹一声,走了出来。

原本他是不打算继续留在西平堡。

既然回到地球,就要努力修行,有朝一日,掌握了时空的力量,或许能回到属于自己的时代。

可修行,最重的是因果。

如今他用了这身体,就要承受这身体的因果。

虽然燕九有无数的办法,斩断因果,可那样有损大道,遗患颇多。

能不为之,就不为之。

“九哥哥,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!”听清楚真的是燕九的声音,萍儿狂喜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哽咽,往燕九身边跑来,一把抱住燕九,呜呜的哭了起来。

“九哥哥,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。”

“傻孩子,看你冷的。”燕九看着瑟瑟发抖的萍儿,心中一暖。

“不冷,就是有些怕。”

萍儿抬起一张精致的小脸,看着燕九。

“萍儿不怕,走,回家。”燕九这才想到,周围都是尸体。

大半夜的,也真是难为这姑娘了。

“大叔大婶呢?”

“他们都睡觉了,我是偷偷跑来的,罗总兵下令,不准任何人夜行。我差点儿就被他们发现……”

萍儿被燕九牵着手,把自己怎么出来的细声细气的说了一遍。

没来由的,燕九心中一热。

这样的人间温情,他已经千年没有感受到。

修仙千年,无时无刻不是在无尽的争夺之中度过的。

杀戮的日子,几乎伴随千年。仔细想来,这一千年的生活,倒是闭关修炼的时候最为静心。

如今,重新感受到凡人的温暖,燕九的眼眶不由得微微湿润。

两个人躲过几路夜查的士兵,回到了薛家。

燕九让萍儿赶紧回去睡觉,他自己则开始修炼。

凭借如今地球上的灵气,他能够很快的进入纳气三重境界。

在这样的战乱年代,还是有些自保能力最重要。

修行时间,白驹过隙。

很快天就亮了。

这一夜,燕九的所有灵力都用在了炼化化血炼体决上。

虽然灵力没有增加,但一身血肉却变得坚如磐石。力量更是几何倍数的增长。

“你说燕九回来了?”外面忽然传来中年男人的声音。

“这孩子没死就好,老天有眼啊。”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,正是薛大婶。

门被推开,薛大婶就看到了燕九。

“孩子,你总算是回来了。”女人的眼泪就是来的快,泪眼婆娑的薛大婶拉着燕九看上看下,发现没有太明显的外伤,这才放下心来。

“别说没用的了。燕九儿啊,这西平堡是不能待了。昨天罗总兵说了,今天开南城门,放百姓出去。准备一下,咱们这就离开。”

薛大叔说道。

“好!”燕九也不想卷入这没来由的战争。

毕竟,他是阴差阳错的来到了这多事的明末。

除了尽快恢复修为,了却这肉身的因果,别的事儿他不想掺和。

既然决定了走,那就刻不容缓。

薛大婶和薛大叔早就收拾好了东西。

燕九除了一个原来的包裹,倒也没什么东西。

里面一些碎银子,几件换洗衣服,再无长物。

倒是薛彩萍跑出去又跑了回来,手里拿着一个绣花的撑子,上面一方手帕,正有半副浮萍,还没有绣完。

绣花针还在上面插着,针尾还有绣线。

“九哥哥,这是萍儿给你绣的手帕,可是还没有……”小姑娘说着,眼眶红了起来。

燕九看着小姑娘略显稚嫩的绣功,心中一动,在萍儿的头上轻轻拍了拍,说道:“这样,你把这个送我,剩下的,我来绣,怎么样?”

萍儿眼睛忽然亮起来,说道:“好啊,好啊。只是九哥哥你会绣花?”

“别忘了我是工匠,什么都会的。”燕九逗着小姑娘说道。

在小姑娘深信不疑的眼神之中,燕九把绣花针和那没有绣完的手帕都收下。

走上大街,燕九才发现,好多百姓都走上了街头,有的背着包裹,有的推着推车,车上坐着老婆孩子。

至于拉车的牛马,都已经被军队征用。

“老天保佑,保佑我们能平安离开。”

薛大婶一边双手合十,一边叨咕着。

“说那些没用的。真的遇到了鞑子兵,你们先逃,我拼了老命也拦住他们。”

薛大叔拍着胸脯说道。

西平堡不算太大,充其量就是个大镇。

很快的,燕九跟着薛家三口人,就来到了西平堡的南门。

南门口,有士兵。

不过这些士兵没有笔直的守卫在门口,而是散兵状在周围或坐着,或仰躺着。

看着这些逃难的平民,那些士兵眼中也露出了一丝渴望的神色。

士兵也是人,是人就好生畏死。只是华夏好男儿,再想求生,也不忘了军人的责任。

留下来,明知必死。可作为军人,他们的使命就是保护百姓。

古今皆然。

“老乡们,逢年过节的,记得给我们烧纸啊!”一个老兵喊道。

逃难的人却没有搭话,脚步匆匆的往城门口走去。

“敌袭!”

城头上,不知哪里传来了一声大吼。

随着这一声大吼,那些原本懒散的明朝士兵,仿佛身上安装了弹簧一般,迅速弹起,一个个仿佛打了鸡血一般,冲上了城头。

“乡亲们,不是我罗一贯不放你们出去。实在是鞑子兵来的太快。今日西平堡,有死无生。姓罗的对不起父老乡亲,来世做牛做马,再特娘的报答。”

粗豪的声音响起,正是昨晚带人打扫战场的将军。

这声音,燕九记得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