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历史 > 盛世:长安城下

更新时间:2019-10-05 09:09:34

盛世:长安城下 已完结

盛世:长安城下

来源:落初 作者:靥凝 分类:历史 bet365体育线上投注网址_bet365体育投注英超联赛_bet365.com体育投注:赵三儿铃兰 人气:

bet365体育线上投注网址_bet365体育投注英超联赛_bet365.com体育投注是赵三儿铃兰的小说《盛世:长安城下》此文是靥凝原创的历史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这是一个大唐由盛到衰的故事。房谋杜断,我来晚了;唐诗儒雅,我还不会。我只是个小人物,我也很绝望,可我还能怎么办呢?杜甫:嗣业阿爷~!孟浩然:嗣业。高仙芝:嗣业贤弟。我叫杜展,字嗣业。“国家至此危矣,请自嗣业始!”(PS:咱们有群啦,欢迎大家来玩哦~群号:631880142)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我叫杜展,这是我三个小时前,不对,一个半时辰前刚得到的新名字。

我原来不叫杜展,我叫晏然。

听起来是个妹子的名字哈?

其实原本我就是个妹子来着。

至于为什么了变成了现在的样子,还得从半个月前、我莫名其妙来到这里说起。

那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,我正在清迈博桑纸伞村挑纸伞挑花了眼。

然后不知道怎么了,就发生了爆炸,我莫名其妙的就“扑街”了。

好在上帝怜悯,让我“复活”了,尽管地方有点跑偏,时间轴上也早了那么点。

但是看在我还活着的份儿上,我还是决定对上帝感恩戴德;一定是我姥姥那个虔诚的基督徒为我祷告,才感动了上帝了吧。

哈利路亚,阿门。

视线拉回,现在我正跟着“大部队”在前往杜府的路上。

一个半时辰以前,我被赵三儿那个流氓单方面虐了一顿,被东家的三小姐杜铃兰救了下来。

她跟我起了“杜展”这个名字,还跟我聊了会儿天。

她是个好姑娘,弓玩得很溜,隔着一条街还可以一支箭穿透两个茶盏;长得不能说漂亮、毕竟还没张开,只能说是很可爱的,圆圆的鹅蛋脸配上齐腰襦裙,让人忍不住很想上去捏捏她的脸;她看起来也就十四五岁,但是鉴于她还梳着双环垂髻,所有猜测她还未及笄,应该在十四岁左右。

最开始看到她的时候,我就觉得应该是出自名门望族,没想到竟然是京兆杜氏。

就是我最崇拜、最崇拜、最崇拜的杜甫杜老师的家族啊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

我忙算了一下,现在是公元713年初春,杜老师应该还不足一岁。

那我岂不是可以看着杜老师长大了?!

绝对的第一手资料啊,我已经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八卦之魂在熊熊燃烧了。

转念一想,不对啊,这里是长安,是京兆杜氏的老本营;可是杜老师生活在襄阳,那我岂不是没机会见到偶像了?

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,前面的人停了下来。

我抬头,楞了一下。

本来以为门阀士族的府邸,最少也得是个占地17、8万平方米的豪华大庄园,没想到,并没有那么大,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贵族府邸似的。

也是,门阀士族一直被打压,虽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但是肯定没有风头最盛的时候那么大家大业了。

我胡思乱想之际,杜铃兰在丫鬟的搀扶下,走下马车。

“哦,这里是我二哥的府邸,不是杜式本家。”许是看到我一直愣在那里,她说,“家里乌烟瘴气的,我可不想好容易把你救回来,又推进火坑。”

我回神,转脸看向她,忙鞠躬:“多谢娘子。”

“没什么啦,一路上净顾着谢我了,”她说着,走了过来,“你别老弓着背,站直了我瞧瞧。”

我深吸了一口气,站直了身子,她就站在我面前不足两步的地方,抬着头盯着我。

我感觉我应该要比她高出一个头,大概在一米七五六的样子,现世中,这个身高不算高,可是要是放在唐代,也算得上高挑了。

“这么看,果然有点儿样子了。”她微微一笑,说,“那我就把你寄存在这儿了,好好干,别让我失望哈!”

我不明就里,总感觉她话里有话似的,可是也不敢多问,忙鞠躬,说:“多谢娘子栽培。”

“不谢不谢,”她正说着,门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年大叔。

说是中年大叔,其实是按照唐朝的平均年龄来说的,其实这个人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,最多三十七八。

这要是放在现世,还得算作青年。

“这是总管忠叔,”杜铃兰的小丫鬟婉儿说:“忠叔是咱们家的老人了,也是最明理儿的人。你新进府里,遇到所有的问题,都可以去找他。”

说话间,忠叔已经到了面前,他冲杜铃兰行礼:“三娘子。”

“多谢婉儿姑娘提点,”我对着婉儿说,又冲忠叔说:“有劳忠叔了。”

“奴的本分。”忠叔说,冲我笑,一边引导着众人往里走,一边对着杜铃兰说:“郎君恭候多时了,三娘里面请。”

说话间,已经到了院子里。

一个着了圆领衫的高大男子正迎面走过来,他身负甲胄,身高目测得1米85往上,我得稍微仰头才能看清他。

不是说,唐代男子身高平均在1米7左右的吗?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个“大个子”。

话说,原本以为杜家二少爷是个白白净净的文弱书生,可是没想到是个武将。

说好的悲天悯人呢,不是说不应该活在这个时代的吗?可你是一个武将,不服咱可以揭竿起义啊?非得把机会留给安禄山吗?

咳咳,不对,不能改变历史。我恍然,回神发现他正盯着我。

我一时词穷,只好低头行礼,默不作声。

“三娘,这就是你差人来说的那个?”

“怎么样,是个练武的好材料吧?”杜铃兰说,一脸期待地看着他哥。

我一愣,这什么情况?

下意识地偷瞄了眼杜家二少爷,他的脸上清楚的写着“你确定你真的不是逗我”的表情。

也是,“我”是个店小二,虽然每天忙成了狗,但是就“我”这小身板儿,说手无缚鸡之力也不为过,怎么看都不是个练武的料儿啊。

这杜铃兰也是胡来的孩子。

“嗯,底子看起来不错。”杜家二少爷说,“就放在这儿吧。”

我猛地抬头,还以为是我听错了。

可是看到他的表情,我又默默地把话吞了回去。

他一脸戾气,眼看着就要过来掐死我,他盯着我,表情仿佛在说:“老子看你不爽,要不是看在我妹的份儿上,你这样的我早给打出去了。所以你给我闭嘴,别吱声!”

我下意识地吞了口唾沫:“多谢郎君收留。”

“忠叔,带他进去熟悉下环境吧。”他说,转身看着杜铃兰。

“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胡麻饼。”杜家二少爷说,一脸宠溺地看着他妹妹,“等下给阿娘说一下,今天就别走了吧?”

“不行~我给阿娘买了芙蓉糕呢,不然明个儿该坏了。”杜铃兰说,一脸为难,“你也知道,那家芙蓉糕有多难买。”

我愣了一下,她说买芙蓉糕的时候,我还以为是我听错了。

要知道芙蓉糕沙琪玛之类的糕点,都是清代才有,在这个早了近千年的盛唐,是无论如何不可能会有的啊?

这个时代又没有苏打,发酵全靠自然发酵;吃的也多是动物油。

尽管鸡蛋和牛奶都已经有了。

不过……这么看……我皱眉,好像真的可以做出来,提前发酵好就可以了。

“那要不我找人给送回去?”杜二少爷还在跟杜铃兰商量,可怜兮兮地说,“你难得过来一次……”

杜铃兰“噗”一声笑了,“你天天忙成那个样子,又没空陪我玩,我待两天也是自己玩啊?”

“……”杜二少爷一想,好像真的是那么回事儿,也就不再强求了,“那你改天过来玩哈!”

我对杜二少爷跟杜铃兰卖萌的事儿不怎么感兴趣,我现在满脑子都是芙蓉糕的事。

我也顾不上管那个卖芙蓉糕的是不是穿越来的了,既然芙蓉糕可以很受欢迎,那桂花糕呢?

不知不觉,“守财奴”的本性就暴露了,我们的口号是:绝不放过每一个送上门的、可以赚钱的机会。

这个时代已经有了桂花,也有了糯米,做个桂花糕应该不愁销路,毕竟唐朝人喜吃甜食。

现在的甜食多是用纸包的,如果我像现代那样包装的话,岂不是很夺人眼球?

那得定做些抽屉盒,先用小纸将每块包裹起来,再把包裹好的码在盒子里;外面在用麻绳系一下,如果能有干花点缀下就跟好了。

啊,最好再把最外面的“抽屉”印上自己的logo,搞不好以后可以开成连锁店。

不过,唐代印刷是不挺贵的啊,那要不还是找个萝卜刻个章,弄点颜色沾沾印一下好了;不过,萝卜时间长了容易缩水,还是找个木匠之类的刻一个好了。

现在天凉,应该可以放个三五天,天热的时候,基本上也就是一天或者一会儿的事儿;储存有点儿成问题啊,要不弄个简易的冰柜什么的,总感觉这么现卖现做不赶趟儿似的。

我是看到杜铃兰在我面前晃了晃手,才回过神来的。

回过神就看到杜家二少爷一脸写满了嫌弃和敌意的脸以及杜铃兰的“星星眼”。

“郎君、三娘,您们这是怎么了?”我一懵,下意识地说。

“阿展,你刚刚说的桂花糕是什么啊,”杜铃兰凑过来,一脸吃货的表情,“听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。”

桂花糕?我眨眨眼,“我刚刚都……说出来了?”

“对啊,你刚刚在那边一直在小声说什么,”杜铃兰说,“我隔着远,听不太清;我哥可以听到,他又说给我听的。”

完了,我忘了我有个毛病了,想什么东西不能太入神;太入神的话,会不自觉地说出来。

我愣在那里,有种偷窃被抓了个现行的感觉。

“你会做那个‘桂花糕’?”杜家二少爷盯着我,目光仿佛要把我戳几个窟窿似的。

“会郎君的话,奴会做。”我打了个“激灵”,说。

既然已经成了杜府的下人,就要改自称了。

这个时代,男生女生都是自称“奴”,也女生自称“婢”和“奴婢”的,不过毕竟是少数。

“那就给你些材料,明儿你就去茶馆做点儿卖卖看。”他说,“卖的好的话,给你找个铺子;做的不好的话……”

“奴定当竭尽全力!”吓得我“噗通”一声就跪下了,也顾不上竭尽全力这个词是不是这个朝代的了。

我算是看出来了,这货就是个妹控,估计是认为我怎么忽悠他妹妹了——搞不好都以为我要把他妹抢走、恨不得戳我两刀。

做的不好,毫无疑问,最少也得给我来个几十大板泄泄愤了。

“可是这个季节没有桂花啊?”杜铃兰说,她看着他哥。

没等他哥看过来,我就忙说,“奴还会做豌豆糕!”

“豌豆也可以做糕点?”杜铃兰一脸吃惊,“好吃吗?”

“回娘子的话,可以做的,很好吃。”我说,偷偷撇了眼杜二少爷,发现他看我的眼中,敌意更甚了。

“那你今儿个就做吧,亥时之前务必完成,”杜二少爷说完,转身嘱咐那个被称为忠叔的人,“忠叔,给他备好材料。”

“唯。”忠叔说,赶忙去准备了。

我跪在风中,眼看就要凌乱了。

“做的好的话,我就不怪你,做的不好的话……”杜二少爷刚要说,又看到他妹妹还在边上,“做的不好的话,晚饭就不要吃了。”

“奴定当竭尽全力!”我忙表决心。

做不好哪里是没饭吃啊,那是快没命了……

“那我今天就不走了,我等着吃豌豆糕。”杜铃兰看起来很开心,我忽然有种她是幸灾乐祸的错觉,“婉儿,帮我把芙蓉糕送回去,就说我在二郎家留宿了。”

她说完,一脸吃货的表情看着我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