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历史 > 血染皇旗

更新时间:2019-10-04 08:45:45

血染皇旗 连载中

血染皇旗

来源:落初 作者:天天说鬼 分类:历史 bet365体育线上投注网址_bet365体育投注英超联赛_bet365.com体育投注:吴岳罗布泊 人气:

经典小说《血染皇旗》由天天说鬼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bet365体育线上投注网址_bet365体育投注英超联赛_bet365.com体育投注是吴岳罗布泊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遥望江山千色,梦回乱世齐营。三军纵横天下定,万马奔腾势破竹,皇旗四海荡。文如管仲再世,武似孙武重生。胸有妙计安天下,手握长戟乾坤平,威名九州闻。恰逢乱世,手握边军军权,为了百姓,为了权力,还是为了利益,吴岳该如何抉择?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少爷的基本功扎实,练习枪法可谓有得天独厚的优势。”院内,蒙宇扎着马步,手中一支银枪直刺向前。

接着蒙宇站直身子,一个转身,枪头斜划出一道弧线,而后向下劈去“战场上,越花哨的招式越危险,只要能够熟练掌握刺、扫、劈、挑四个基本动作,就可以任意组合,这就是我的枪法。”

吴岳仔细思索,便明白了个中缘由,暴雨梨花枪终究是演义之说,战场不是舞台,杀敌不过一瞬间的事,其实这和特种兵有异曲同工之妙,以杀敌为目的的招式必然是平凡而有力的。

想通此处,吴岳便认真的看着蒙宇做那四个动作,直将其深深地刻在了脑海里。

“来!”蒙宇将手中的银枪丢给吴岳,吴岳一把接过。

枪在古代可谓重武器,因此这刺一定得单手使力而另一只手手扶着,吴岳几个刺的动作做下来,只觉得有其形而无其神,虽刺出狠辣,却无撼天之气势。

蒙宇见状,笑道“少爷,所谓练武,万不可以为便是练习,你要想象你面前站着敌人,而不是空无一人的院子。”

经过蒙宇提点吴岳恍然大悟,他想象着自己参加过的大小战斗,只觉得眼前似乎浮现出某国际组织的面孔,他浑身气息一变,而后一枪朝着那个虚影刺了出去。

这一刺如猛虎扑食,蕴含杀意,直惊的蒙宇说不出话来。

“蒙将军,我这一下如何?”吴岳收起银枪,调整了一下气息。

蒙宇回过神来,他疑惑地看着吴岳“少爷,据我所知,十年前,你就已经在京城为质了吧?”

吴岳点点头“是啊,十年了,也不知道父亲怎么样了。”

蒙宇震惊道“少爷既然京城为质,为何刚刚散发出如此强烈的杀气,这可是身经百战的大将身上才有的气息啊。”

“也许,我天生便是个大将?”吴岳哈哈大笑,他总不能告诉蒙宇,自己是来自后世的特种兵,虽然没经历过大规模战斗,但是各种战斗自己还是参与了不少吧?

“少爷可不能上战场,不然我没法向老爷交代了。”蒙宇哈哈大笑“我要回趟夏州,这几日你便自己练习枪法。”

吴岳看着蒙宇离开,又拿起银枪练习了起来。

“少爷好枪法!”吴岳一招刺出,只听樱桃的声音传来,吴岳微微一笑,放下了手中的银枪。

“樱桃,你怎么过来了?”吴岳接过樱桃手中的毛巾,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。

樱桃朝着门口努了努嘴,只见程子和二皇子正站在门口。吴吴岳将银枪放到地上,“你俩怎么过来了?”

“我俩不能过来吗?”二皇子说着,和程子走了进来。

吴岳大笑“来来来,坐!樱桃,去沏壶茶来。”

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,吴岳和母亲居住的院子虽不大,院中亦有石桌石凳。

“我这伤刚好的差不多了,你们就又来祸害我了。”吴岳拿过樱桃沏好的茶,给程子和二皇子每人倒了一杯。

二皇子和程子对视一眼,而后连连摇头,嘴里直呼“这种朋友交不得。”而后三人大笑。

“岳子,我思来想去,我觉得你摔下马这事不正常。”程子低声说道。

吴岳敲了敲程子的脑袋“分明是你一箭惊了我的马,还找借口。”

程子急道“岳子,要真是我惊了你的马,那倒好办。,只是。”

二皇子接着程子的话道“只是我们所骑的。皆是良马,擦着头飞过去的箭,怎么可能会让它受惊?”

吴岳闻言心中亦是一动,按理说皇家的马见得多了,自己骑的也不是一匹没有参与过打猎的马,为何那么容易便会受了惊吓?

程子饮了口茶,继续说道“那日你骑的战马受惊狂躁不止,被二皇子一箭射杀,待后来看望过你,我俩越来越觉得不对劲,便去将那马的尸体偷来,而后取了些胃里的东西让御医查了,你猜里面有什么?”

“有什么?”吴岳急忙问道。

“御医说,里面含有大量的罂粟。”二皇子接着程子的话说道。

罂粟吴岳自然知道,自己当特种兵的时候少不了和这东西打交道,它有麻痹的效果,能让人出现幻觉,对马也一样。

“如此说来,我落马被马踩成重伤,并非意外,而是有人刻意为之?”吴岳一只手敲打着石桌,一只手撑着下巴,这是他思考问题的习惯。

吴岳看了二皇子一眼,而后若有所思,在他的记忆里,皇帝一般都是六亲不认,心狠手辣的。二皇子见状,惊讶的道“你不会怀疑是我父皇吧?”

程子打消了吴岳这种念头,因为吴岳的父亲吴永杰乃一方封疆大吏,要是皇帝派人杀了吴岳,恐怕全国的封疆大吏都会人心惶惶。

“那么会是谁呢?”吴岳皱着眉头“给那马喂饲料的人可还在?”

二皇子点点头“我已经派人将他暗中监视起来了。”

“事不宜迟,我倒要看看是谁想害我。”吴岳站起身来,对樱桃道“樱桃,你去告诉母亲我出去一趟,记住,别让她知道我去干什么了,免得她担心。”

三人刚要出去,就见清平走了过来“参见殿下。”

“清平?”二皇子对清平可是敬畏有加,他道“你快算算是何人想对岳子不利?”

清平摇了摇头“殿下,天机不可泄露,但是,我有一计,定让陷害吴公子之人浮出水面。”

“你快说说!”二皇子急道。

清平笑道“殿下莫急,坐下来详谈。”

四人重新围着石桌坐下。清平用手指在二皇子的茶杯内沾了点水,在桌上不同地方点了两下“我们现在可以确定的是,有人要陷害吴公子。”

接着清平在那两点之间画了个箭头,很明显被指的那个就是吴岳,而另一个就是藏在暗处的陷害之人。

“既然如此,我们就大张旗鼓的告诉他,吴公子非但没死,反而过得好好的。”清平一指画断那个箭头。

“也就是说,我们要放长线,钓大鱼?”吴岳眼睛一亮。

“什么放长线钓大鱼?”二皇子挠了挠头,但见吴岳和程子似乎都知道清平的意思,不由得脸一红。

“今夜定有好戏。”吴岳给二皇子这般说道,而后三人强行要求二皇子请三人去了长安最繁华的酒楼——醉十里。

“二殿下光临,蓬荜生辉呀!”店小二似乎是天生的销售,他扯着嗓子喊了起来,生怕别人不知道二皇子来了他们酒楼。

二皇子丢给店小二一锭银子“小二,把你们这最好的酒肉给我上上来,我的挚友吴岳今日康复,我们给他庆祝庆祝!”

“好勒!二殿下挚友吴岳康复,特来我们酒店庆祝咯!”店小二扯长了嗓子喊到。

二皇子给吴岳康复在醉十里庆祝的消息好像长了翅膀,在长安城内散播了开来。醉十里不愧是长安城最好的酒楼,他们运用明星效应可是比后世拍广告的那些人机智多了。

且说,四人直吃到黄昏,浑身酒气地出了醉十里的店门。

“岳子!上次把你的马惊了,是我的错,我,我自罚一杯!”程子和吴岳互相搀扶着,还做出喝酒的动作。

“哈哈!我受伤你难逃干系,你喝!”吴岳扬起手,做出要打程子的动作,而后又一下垂了下去“不,不行了,头晕,我得回家。”

四人别过,各自回去。

半夜,吴岳所住院子对面的房檐上,几名黑衣人正在注视着吴岳的房间。一名黑衣人问道“你确定吴岳还活着?”

“千真万确,我听说了吴岳康复在醉十里庆祝的消息,便专门去看了,他们可是喝了个酩酊大醉。”另一人道。

“既然如此,那活该他吴岳要死,兄弟们,记住,不要惊动其他人,喝的烂醉的吴岳,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!”之前那名黑衣人说完,而后低喝道“行动!”

如鬼魅一般,那几名黑衣人迅速地窜到了吴岳的房上,接着便翻到了院中。

一名黑衣人对着其他几人点了点头,而后轻轻地推开了吴岳的房门闪了进去,床上吴岳正将头蒙在被子里。

“休怪我们无情,你挡了我们主子的路,来世投个好胎吧!”为首的黑衣人长刀轻轻地架在脖子的部位,而后一把划了下去。

谁知那被子被划开,底下却没有吴岳。“不好,快走!”为首的黑衣人急忙吼道。

谁知不等他吼完,暗处里已经飞过来几支飞镖,准确的扎在了几名黑衣人的身上。

“你,你。”看着点燃油灯的吴岳四人,为首的黑衣人刚说出两个你字,便斜斜地躺了下去。

“这麻醉药效果还可以嘛。”吴岳拔下黑衣人身上的飞镖,而后将他们各个绑了起来。

“清平好计策!”二皇子对清平现在更是敬佩。清平冷眼看着那几名黑衣人“就这种智力水平,还要当杀手?”

四人会心一笑,而后趁着夜色将那几名黑衣人向二皇子的府邸拖去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