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历史 > 一品县令

更新时间:2019-10-04 08:45:02

一品县令 连载中

一品县令

来源:落初 作者:隔山打牛 分类:历史 bet365体育线上投注网址_bet365体育投注英超联赛_bet365.com体育投注:李元宏李云宏 人气:

《一品县令》是隔山打牛写的一本历史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一品县令》精彩章节节选:如果你以为自己回到晚清就能轻易改变中国的命运,那你就错了  李元宏连秀才都考不上,却意外中了乡试解元,步入清朝官场  他斗贪官、禁鸦片、收山匪、劝农耕  他开工场、励商贾、办矿业、兴水利  ~  李元宏浑身湿透从水里爬了上来,陈知府见状浑身一颤,仰天长叹一声:“县令都被洪水冲到这儿,曲沃县完了!我等着被参吧!”  “不、曲沃县还在!”李元宏抹着雨水微笑道  ~  咸丰吃惊道:“一个贪污卑劣的知县,怎么会有数万人为他跪街鸣冤?”  “这个。。。臣不知!”  “朕要看李元宏被抄家的单子!”  咸丰看着手里寥寥几笔的纸片,眼圈一红,颤声道:“只有三两!”  ~  咸丰:“长毛怎么在曲沃停下了?  “想是惧怕我朝天军,不敢向前!  “废话!曲沃县的县令是谁?  “好像是李元宏!  推荐大明余孽大大的《命尊》大家多推荐啊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刚进去的黄琏隆和王知县闻声又走了出来,一看见老远来的大轿,王知县便向黄琏隆拱手道:“年兄好大面子,连本省学政大人也来向你贺喜了。”

黄琏隆奇怪自己并没有邀请学政大人啊,况且学政是一省教育之首,虽然品阶一般不高,也就五六品的样子,但在一省却是与巡抚藩司平礼相见的大官了,没道理专门为了一个举人前来庆贺啊。

黄琏隆兴奋的满脸通红,而王知县也诧异之余又对黄家高看了一等他身在**,自然知道各省的学政都不是一般角色,各省大部分的巡抚,布政等高官大吏都曾做过学政,就连军机处的汉大臣也大都巡学各省,黄家有这么大的面子,对自己以后升官大有帮助啊,不由暗自庆幸,这次结交黄家算是来对了。

王知县率先走上前去,以示迎接,这时官轿落地,第一顶轿帘一掀,走出一位穿戴整齐的短须男子,正是曾任翰林院编修的陕西提督学政——王祖培。

王学政看见王知县,微感诧异,还是拱手微微一揖,微笑道:“王知县不辞劳苦前来慰抚学子,倒是比王某来的还早,崇文尚德之勤,实令王某佩服啊。”

王知县本是捐纳来的官,不算正途出身,一直有种自卑感,今日一听学政夸奖自己“崇文尚德之勤“,顿时喜出望外,连忙躬身拱手道:”学台大人秉持一省文衡,举行岁,科考试,现在还跋山涉水从省城赶来鄙县体恤学子,实令卑职汗颜啊。”

虽然不是正途出身,王知县这马屁倒也拍的不错,连忙又趁热打铁指着身后的黄琏隆道:“这位就是黄挺研的父亲黄琏隆,黄家为宏远镇士绅,历来书柄承家,为我县宗学典范,与卑职交情甚荅。”王知县以为黄家与王学政有交情,先奉承黄家一下,再说明自己也与黄家关系不错,借此拉近两人的关系。

黄琏隆连忙上来行礼,他第一次见这么大的官,一时紧张的不知说什么好了。

哪知王学政只是微微点了点头,转而对王知县说道:“贵县有个生员名叫李元宏,不知现在何处?还请王知县速速派人请来。”

这句话把在场众人闹得不知所措,王知县不知道李元宏是谁,他只是没有想到学政来这里并不是为了黄家,而是为了一个叫李元宏的人,而且还用了“请”字。而黄琏隆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,他刚把李家父子羞辱了一番,怎么学政大人就来找李元宏了,这不是鬼催的嘛。

王知县连忙转身低声问黄琏隆道:“李元宏是谁?你快去把他找来,学台大人有请?”

黄琏隆痴痴望了一眼,用手一指还没走远那对倒霉父子,声音低的不能再低了:“就是他!”

“啊!”王知县一看,直吓得七魂丢了五魂,没想到自己刚刚为了讨好黄家欺负的那个黑黑的小伙子,竟然就是学政大人要找的人,这因果来了太快了点吧,但他又不敢稍有拖沓,学政大人就在这里等着哪,于是他也顾不上知县老爷的威严,三步并做两步追了过去。

却说李元宏父子正向前走着,忽听见后面有人叫喊,回头一看,二人顿时愣住了,只见刚才还威风八面的县老爷,此时竟然双手拎着袍摆,垫着脚,像跳天鹅舞似的颠颠的跑了过来,一边跑还一边叫喊着:“李老爷,李年兄,留步,请留步啊!”

李元宏一步挡在父亲身前,虎视眈眈道:“打也打了,磕也磕了,你还想怎样?”

王知县一脸的尴尬,但现在顾不上许多了,连忙说道:“误会,刚才都是误会,兄弟我误听黄琏隆的瞎话,实在对不住二位啊,这是一百两纹银,权作兄弟赔礼了。”说着从袖子里摸出一张银票。他知道已把这对父子得罪狠了,光说几句好话是没用了,想快速解决的唯一办法就是用钱。

李元宏看着银票,直接就蒙了,要知道从来都是百姓给当官的掏钱,今天怎么倒了个!不过李元宏也不傻,知道无故献殷勤、非Jian即盗,于是并不接银票,厉声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王知县无奈只好收回银票,满脸堆笑道:“刚才本省学政王大人来了,指名道姓要见你,现在就在那里等着,请年兄赶快过去。”王知县年逾四十了,竟称李元宏为年兄。

李元宏心里一惊,随即想到自己在考场抄的那张锦帕了,是不是东窗事发了?也不对啊,要是被查出来早就将自己锁拿了啊,怎么会这么客气请自己过去?

该自己的跑不掉,李元宏本来就是敢做敢认的主儿,此时也没有一丝惧怕,一挺胸,大大咧咧的又向回走去,李根农不明所以,怕儿子吃亏,也跟了上去。

见到王学台,李元宏本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想法,大大咧咧的行了一礼:“学生大荔县监生李元宏,字柄出,见过学台大人。”

王学台没想到李元宏长得这么黑的,但见他面对自己没有丝毫的紧张,态度不卑不亢,眉宇中透出三分坦诚,三分自信,三分坚韧,心中先自有些喜欢他了,捋了一下胡须,温声道:“你就是今榜解元李元宏啊,好,好,果然一表人才,倒有些包拯龙图的风范,哈哈,哈哈哈!”

今榜解元?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,黄琏隆身子晃了晃差点跌坐到地上,李根农眼珠蹬的差点掉地上,王知县则是冷汗直冒,只有李元宏仍然面无表情,不过倒不是他定力太好,而是他不知道什么叫今榜解元。

解元其实也只是一个称号,就是各省乡试的第一名,说起来也不过是举人功名而已,但是凡事都怕“第一”二字,全国十八个省,每省解元只有一名,乡试结束后,各省解元的姓名很快就会传遍全国,并被吏部存档,全省乃至全国的学子们对解元都会仰慕崇拜,这一荣誉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。

如果说荣誉只是虚的话,那还有最实惠的一面,那就是解元即使不能考上进士,在大挑中也能优先入仕,遇缺先补,一个知县是跑不了的,这样的知县比一般捐纳得来的知县吃香的多,晋升的也快很多。

况且陕西本是一个穷省,一般进士和庶吉士散馆后都不愿去陕西做官,故而陕西的官缺比它省多,晋升的也比它省快,解元一旦入仕,晋升的就更快了,所以李元宏刚一得了解元,就已经隐隐压过王知县一头了。

王学台见李元宏没有丝毫激动的神色,更是喜欢他的稳重,缓缓道:“本来在九月初五,你的第一的名次就已经排定了,正副主考,十二个同考官都一致推崇于你,就连巡抚林则徐林大人也对你的文章赞不绝口,所以一致商定,在填榜的时候,将你的名字缺字上榜,暂不公布,由我亲自来接你到省城,顺便讨杯喜酒,呵呵,这样虽然与例稍稍不合,却也不失为陕西今科乡试的一段佳话啊,哈哈哈!”

这下李元宏算是听明白了,敢情这次他是中了举人啦,而且还是第一名,他心里顿时便如翻江倒海一般,什么滋味一起涌上。

要说高兴,他当然高兴,中了解元傻子才不高兴哪!尤其是刚才父亲受辱那一幕,他永世都忘不了,他也由此懂得了,在这个世界,权利是多么重要。不当官,没有权利,连自己的家人也保护不了,而自己现在距离当官已经只有一步之遥了。

但是,这个解元并不是光明正大的啊,即使没人知道,以自己连个秀才都考不上的水平,迟早也是要露馅的。

各种念头在李元宏脑中一闪而过,他既然想不明白,干脆就不想了,拱手道:“学生多谢老师厚爱,老师可先回城,学生随后就到!”

王学政知道他还要收拾行礼,与亲友告别,不能立即起行,于是留下一顶轿子,自己先坐着官轿回去了。

回过头来,黄琏隆和王知县等人都傻傻的站在那里,不知所措,周围的乡亲们也都被刚才戏剧Xing的一幕搞的目瞪口呆,纷纷揣测李元宏现在发达了,不知要如何报复黄家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