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灵异 > 血坟尸怨

更新时间:2019-10-04 08:53:30

血坟尸怨 已完结

血坟尸怨

来源:掌中云 作者:范无 忌 分类:灵异 bet365体育线上投注网址_bet365体育投注英超联赛_bet365.com体育投注:范明墨琴 人气:

火爆新书《血坟尸怨》是范无 忌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,bet365体育线上投注网址_bet365体育投注英超联赛_bet365.com体育投注范明墨琴,书中主要讲述了:阴宅好找,吉凶难料,纵然天设地造的好风水,死人入殓前还是要摸一摸的......那一年,父亲给人家选坟,疏忽了这一个环节,差点儿害死全村人。坟出血,人死绝,前人造孽后人学。冤有头,债有主,莫笑仇家是白骨。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以身为饵,却不是我疯了,要鲁莽行事。 在做出这个决定前,我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。 僵尸之类,以聚阴固其形,以食人炼其魄,小孩子的灵魄是最纯净的,按照她这个速度发展下去,怕是再拖以时日,会变成无法降伏的尸魔。 我不是没想过将爷爷的书学扎实后再布阵降伏,但等到那时,怕是黄花菜也凉了,关键的问题是,我能活到那一刻吗?与其那般,还不如趁她未成大气候之前拼死一搏。 古时候有个叫于江的人,父亲在野地里看庄稼睡觉,被狼给吃了,他就是靠夜宿田间假睡,才最终除掉了那个吃人的白鼻子狼,我也效仿古人之法,用这把当年杀日本鬼子的小尖锋,除掉这个凶煞! 心里虽是这么想,但不害怕那是假的,我也想过躲到一个隐蔽的角落,比如大衣柜里啥的,伺机而动,但垂眉之属,动作极快,几米之内我扑将过去,不一定就能讨着便宜,这就大大增加了失败的概率! 风险越大,回报就越大,与其白白送死,不如孤注一掷赌一把,我就在这儿躺着,你一进来就能看见,垂眉放松警惕靠近之余,或许我有击杀她的机会! 僵尸的命门在魄位,一魄天冲,二魄灵慧,三魄为气...... 只要击中了它的魄位,灵魄受损,阴脉逆转,僵尸的聚阴之体自然会瓦解,而这里面儿最关键的魄位就是一魄天冲!小尖锋如果插进此处,纵然你是垂眉大凶也吃消不起! 天冲之位在人的脑袋两侧,耳根往上直入发际2寸,率谷穴后0.5寸的地方,用手可以摸一摸,这个地方略显浅浅的凹壑,有颅骨的缝隙,可以直入脑体。 脑体是人最重要的器官,天冲魄就藏纳其中。人死之后,三魂离体,再无廉耻善恶之心,就剩下了污浊的灵魄,欲.望、执念、怨愤、记忆、罪恶的潜意识,全在灵魄里藏着,而天冲魄正是控制这个行尸走肉的中枢,所以又被形象的成之为尸狗! 我绷紧身子像一张拉满的弓!右手紧紧的攥住小尖锋,就等着垂眉扑向我时,狠狠的刺进她的左脑..... 时间一点点过去,紧张的冷汗已经湿透了我的后背,夜深了,到了八.九点钟的光景儿,那个垂眉还没来。 她昨天晚上抓了两个孩子,不知道在哪儿啃的,今夜,那个垂眉大凶她会来吗? 冷风呼呼的吹进屋子,冻得我浑身哆嗦,摆动着破门“嘎吱嘎吱”的响,更加让我焦躁紧张,此时我想起了那句诗词: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...... 又等了个把小时,院子的围墙上突然传来了动静,余光瞟见,一团白乎乎的东西从墙头上蹦了下来,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,使劲的咽了口吐沫,血脉贲张,肌肉绷紧,做好了最后的准备。 “正月里来正月八,走丢的娃娃要回家,” “娃娃,娃娃你去哪儿?快来我家剪纸花。” “剪出纸人,剪纸马,还能剪出纸妈妈。” “娃娃,娃娃别哭啦,你看窗外谁来了?” ....... 一阵阵诡异空灵的童谣传来,听的人头皮发麻,纵然抱着必死之心的我,此时也浑身发毛。 这他妈也太邪性了!怎么个意思?难不成那垂眉的子凶已经褪掉了绿毛,变成小白凶了吗?还会口吐人言? 然而仔细听来,却又不像是一个孩子唱出来的......总有两三个之多。 “吱呀.....”一声儿。 半掩的屋门被推开,不知道为啥,此时此刻,我觉得自己好傻逼。 然而当我看清门口儿站着东西时,更是惊得浑身发抖,差点儿从沙发上滚下来。 倒不是眼前的事物多可怕,而是...而是站在门口儿的,竟然是三个纸人儿娃娃!就是那种陪葬烧的童男童女! 我浑身关节儿开始哆嗦了.....这他妈的太匪夷所思了!难不成是恶鬼? 见到尸体会动,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思维,而这纸人儿会动,还会唱歌谣,恍惚间我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已经死了?或者又是在梦境中? 我狠狠的咬了下自己的舌头,很痛,我没有做梦,眼前的一切都是现实! 那三个纸人娃娃,脸白的瘆人,画出的眉眼口鼻,似笑非笑,有一股说不出的邪性,倒是惟妙惟肖神态各异。 它们似乎全然忽略我的存在,手拉手,转着圈圈,在屋子里继续唱唱跳跳,肢体动作略显僵硬机械,让人看的更加毛骨悚然,瞅见那意思,像是在慢慢的靠近沙发...... 我心中叫苦不迭,想象了一万种今晚可能会发生的情况,却万万没料到会来这么一出儿! 要不要继续在沙发上躺着?我焦虑了起来,它们眼看就要凑过来,对于这种未知的事物我还是心存畏惧,别他妈出师未捷身先死,搭进一条命最后屁也干不成! 我迅速坐起闪身躲开,拎着小尖锋藏在了窗帘儿的后面儿..... 这三个纸人儿来到沙发前,像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,坐到了沙发上,继续手拉手唱着歌谣,身子还一摆一摆的...... 它们的身体完全是芦杆儿支撑的空壳,不像真人有协调性,左右摇晃之下更显诡异阴森,那红红的肚兜,像是染鲜红的血一般..... 我站在窗旁的墙角儿,从窗帘儿间的缝隙处往外偷窥,寻思着今天晚上一定有不一般的事情发生! “呜呜...呜呜...” 身后的墙缝儿里突然传来了嘤嘤的啼哭之声,离我是如此之近,就像是贴住墙面在冲我哭! 我身子瞬间吓成了一坨冰,她来了!果真是来了!跟着这群娃娃脚前脚后儿,和我就隔着一堵墙,紧紧贴着! 人算不如天算这句话当真不假,我都豁出命去了,却在最后关头出了幺蛾子,这一次和上次不同,我就在屋子里,决然没有再逃脱的可能了。 三个纸人儿娃娃丝毫没有被哭声所动,依旧咿咿呀呀的唱着,他们是一伙儿的吗?为什么会想跟着进来...... 我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伥鬼的故事,人被老虎吃了以后,魂魄会跟着老虎走,专门儿给老虎勾.引生人,又琢磨着这三个娃娃唱的内容...明显就是在蛊惑小孩子来黄老破.鞋家的凶宅..... 操.蛋喽!我握刀的手心儿里已经满是汗水。 那歌谣一遍遍的唱着,我怎么听起来,感觉里面儿的那个所谓的要回家的娃娃,就是我呢? 真是讽刺!窗户外还能谁来了?要命的祖宗来了!难不成我们父子都要死在这个邪物的手中吗? 阴风阵阵,一个黑影儿呼一家伙就钻了进来,定睛瞧看,那不是垂眉大凶还会是谁? 她后背背着一团毛乎乎的东西,仔细看去,却是那子凶已经长大,它不再是襁褓中模样,身高体貌如同三四岁的孩童,遍体的绿毛尚未褪尽,脑袋后面儿还梳着两个小丫辫子..... 操她妈的!还是母女凶啊!阴上加阴,这造了什么孽了这是? 垂眉的手里还拎着两个死孩子,浑身惨白毫无血色,喉管儿已经被割断,小脑袋耷拉着样子极为可怜,其中一个我认出来了,正是村口儿小卖部田姨家的铁蛋! 心中愤恨再次燃起,渐渐的平衡了一些恐惧,和上次不同,这回这一对儿母子凶身上弥漫着浓浓的屎臭,那子凶身上的绿毛都打绺儿了,挂着一些恶心的屎渍,还沾着卫生纸...... 垂眉身上倒是没有粘着屎尿,不过那身儿脏寿衣早已破烂不堪,不能遮体,她显然注意到了这三个纸人娃娃,站在茶几前木头一样的杵着,一动不动。 倒是她身后的子凶悉悉索索的叫着,像是十分的兴奋的样子。 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,死死盯着眼前的一切,垂眉突然放下手中的两个死孩子,冲那三个纸人儿娃娃扑了过去! 动作之快令人震惊!跃至近前十根长针般的指甲飞舞划动,那三个纸人儿娃娃迅速被撕成碎片,纸屑草杆儿乱飞! 我惊呆了!这垂眉的身手好生了得,如果坐在沙发上的是我,还真不一定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起有效的反击!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,这些纸人娃娃被撕烂后,身体里居然还藏着一大坨黏糊糊的像面一样的东西,说是像面团儿,却又稀软很多..... 那黏糊糊的东西粘的垂眉满手都是,她也很好奇,抬起爪子,用长针般的指甲在嘴边儿刮了刮,像是在品尝..... 眼前的场景有点儿意思了,我睁大眼睛屏住呼吸,又使劲的咽下一口吐沫。 那垂眉尝了一口以后,似乎觉得味道不错,继续用指甲挑起一些送进嘴里,她身后背着的子凶也怪叫了起来,那意思是也要尝尝。 垂眉自然不光顾自己吃,抱下子凶挑起一坨喂进它的嘴里。 这一对儿凶煞母女吃的开心,我心中满是疑惑,这黏糊糊的东西到底是啥玩意儿?以至于这一对儿凶煞连死人肉都不吃了? 面粉?糯米?不应该啊,僵尸还会吃这些东西吗?糯米一碰见僵尸它们马上就会感知到的啊!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