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穿越 > 重生之倾城药后

更新时间:2019-09-28 05:17:10

重生之倾城药后 连载中

重生之倾城药后

来源:微小宝 作者:楚灵 分类:穿越 bet365体育线上投注网址_bet365体育投注英超联赛_bet365.com体育投注:唐绣瑾杨菱 人气:

《重生之倾城药后》作者:楚灵,穿越类型小说,bet365体育线上投注网址_bet365体育投注英超联赛_bet365.com体育投注:唐绣瑾杨菱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前世她天真懵懂,却被心上人利用,万般折磨不够,还被受哄骗的亲子刺死。重活一世,她发誓要将这一切改写!前世负她,她必夺其志;前世辱她,她要加倍索回!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小秀跑了进来,看见唐绣瑾又在看那本药典,不禁有些无语,不过对于今天能在大街上看见那位炼药圣人,她也是很开心的,这可是来无影去无踪的传说中的人物啊!能够见他一面,已经算是心中之幸了,没想到,小姐竟然还当了他的唯一的弟子。

  思及此,小秀就觉得激动不已。

  唐绣瑾看了一会儿书,觉得脖子有些酸痛,想要抬起头来活动一下,却不想看见了小秀再那里一会儿高兴一会儿撇嘴的样子,不禁有些好笑,问道:“小秀,你在那里做什么?”

  “啊?”听到唐绣瑾的问话,小秀才惊醒过来,看着小姐一片迷茫。

  唐绣瑾笑道:“你来找本小姐可是有什么事?”

  小秀这才想起自己这时候来找小姐是要说什么,急忙道:“是,是睿王来了,说是送表小姐回来,依奴婢看,只怕是又是为了小姐你来的,只是不知怎的,表小姐这一路都是脸臭臭的,好似谁欠了她几百两银子似的,那模样实在是有些好笑呢!”

  小秀这些天来说话是越来越不顾忌了。

  “哦?”睿王来了,怕是那杨菱珊想要对睿王做什么没成功吧,不然的话也不会是那个表情。

  “是的,小姐,睿王点名指姓的说要见你,老爷无奈,毕竟他是一个王爷,对于他的要求也不好反驳,只得应承了下来,如今正在客厅里等着小姐呢!”小秀满脸愤恨的说着。

  “睿王要见我干嘛?”唐绣瑾问道。

  嘴上虽然是这样问着,但心中却已有千万个想法,前世,睿王随与杨菱珊去游完了湖回来,却并没有说过要见自己,难道自己的重生和改变,所以让某些时间里的一些事也给改变了吗?比如说自己偶遇师傅,睿王这次的点名?

  想归想,对方毕竟是睿王,自己如今还不够本与他抗衡,也只有在不损害自己原则的情况下顺从他一下了。

  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便过去吧!”唐绣瑾说着就往大厅走去。

  走到大厅,和上次一样,睿王坐在主位上,父亲坐在次位,母亲不在,杨菱珊站在旁边,看见唐绣瑾过来,双眼如淬了毒似的,死死地盯着唐绣瑾。

  唐绣瑾此刻绝对敢肯定,若是她的眼睛能杀人,只怕自己早就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  唐绣瑾恭敬地行了一个礼,也不看睿王,反而问父亲:“不知父亲找女儿来是有何事??”

  “放肆,你怎的这般无礼?也不知你母亲平日里是如何教导你的。”看见唐绣瑾如此没有礼数,向来死板的唐英杰自然看不过去,一脸愤怒的看着唐绣瑾呵斥道。

  随即又转过头朝着睿王拱了拱手,带着歉意的说道,“还请王爷恕罪,小女年幼无知,冒犯了王爷,还请王爷莫要怪罪才好。”

  “哈哈!”睿王大笑两声,道,“无碍,无碍,本王就喜欢小姐这性子,不卑不亢。实在是合本王的心意得紧啊!”说完,两眼放光的盯着唐绣瑾,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对她的趣味。

  对于他那恶俗的眼神,唐绣瑾只觉得自己的全身的鸡皮圪塔都要起来了,实在是太恶心了。

  杨菱珊看见他那样子,眼睛里的毒更深了,眼睛里的毒箭不停地射向唐绣瑾,誓要把她给射成马蜂窝才甘心。

  一时间,整个大厅内的气氛就变得极其诡异,让人后背生寒。

  “臣女不知王爷何意,还请王爷直接告知臣女才好。”唐绣瑾施施然行了一个礼,略带疑惑的问道。

  “呵!唐小姐若真是不知,何不我们二人寻处无人之地详谈可好?”睿王故意暧昧的朝着唐绣瑾扔了个自以为潇洒帅气的眼神,极其露骨的说道。

  唐绣瑾还没开口,唐英杰就迟疑的看着睿王道:“王爷,这可如何是好?小女正待字闺中,王爷虽身高位重,但还是一个男子,对小女的名声终究还是不好,还请王爷收回刚刚的话。”

  唐绣瑾就知道,睿王这无耻之人如此光明正大说出这番话来,定然是要被父亲驳回的,其实刚开始她自己听到睿王这番话也是震惊了,不管这事成与不成,都将会对她的名誉造成极大的损失,按理说,他若是想娶了自己,应该不会说出这样无耻的话来才是,怎的今天说的如此露骨?

  听到唐英杰的话,睿王笑了笑,道:“唐大人误会了,本王只是想要邀请小姐在贵府花园里坐坐,聊聊天而已,府中的丫头小斯不少,想必这应该没有关系的吧!”

  “这……”唐父看向唐绣瑾,使劲的使眼色让她拒绝,就在唐绣瑾想着应该怎么拒绝他的时候,大厅外传来了母亲的丫头翠竹的声音。

  “不好了,不好了,夫人突然在院子里晕倒了。”

  唐绣瑾和唐父一听,竟是同时“腾”地一下站了起来,等到翠竹跑进来,连忙问道:“夫人/娘她如何了?出了什么事?”

  那丫头也是气喘吁吁的道,:“奴,奴婢也不知道,就在刚刚,夫人都还在院子修剪她的那些花草,可是,却突然就晕倒了。刚才在路上碰到管家,他已经去请大夫了。”

  “不行,我要去看看娘。”唐绣瑾说着就向外走去,眼底满是担忧。

  唐英杰亦是满脸焦急,朝着睿王行了一个礼,道:“怠慢了王爷,还请恕罪,只是如今内人突然晕倒,老夫担忧至极……”

  唐英杰的话还没说完,睿王就道:“既是夫人生病了,那本王也不便在此打扰了,本王改日再来看唐小姐。”

  睿王随即便像府外走去,满脸的不悦之色。

  “是,恭送王爷。”唐父说着就朝后院走去。

  杨菱珊看见所有人都走了,剁了跺脚,跟着睿王的方向走去。

  睿王走得并不是很快,杨菱珊小跑着几步就追到了他,道:“舍妹不懂事,还请王爷莫要怪罪才是。”

  “无碍,孝乃人生之大事也,唐小姐如此孝顺,倒也无错只怕是本王太过于急切了些,吓到了她吧!”睿王对于唐家的事虽心有不悦,但也没有直接朝着杨菱珊发火,毕竟如今他还要靠着她得到唐绣瑾。

  “王爷说的是。”对于睿王的话,杨菱珊向来无法反驳,只得应声道。

  “今日湖畔之事,还请杨小姐莫要忘记了。”怕杨菱珊忘记他们的约定,睿王再次提醒道。

  听到睿王一次又一次的提及此事,杨菱珊心中对唐绣瑾的恨意愈加明显,却又不敢表达出来,只得硬生生地答道:“王爷交待的事,小女子自是不敢忘记,王爷到时候只需配合好便是了。”

  没有察觉到杨菱珊的不适,睿王满足的勾了勾唇角,“既是如此,那本王就在府中等着杨小姐的好消息了。”

  说着,策马奔腾而去。

  看着睿王离去的背影,杨菱珊的眼里露出一种势在必得的光芒。

  她杨菱珊才不信什么“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”这样劳什子的话语,东西也好人也罢都得牢牢地攥在手心里最为妥当。

  这边,唐绣瑾和唐英杰来到了杨语柔的房间,果真见她一脸虚弱的躺在床上,只是不似方才翠竹丫头说的那样昏迷不醒。

  唐绣瑾连忙跑过去,习惯性的拉起她的手,号脉,娘亲脉象看似没有问题,只是不知为何,她的心脏之处总有一个东西在那里,就好像——是一只比较细小的虫子似的。

  本来以唐绣瑾现在的功力自然是看不出什么来的,只是,在昨日师傅又邀她去了茶馆继续讨论药理,还顺带教了她好些那些普通的大夫都不不知道的号脉方法,凭借她的悟性,再加上昨天夜里她通宵翻看那本医术,结合师傅的讲解,倒也学会了不少。

  故此,今日正好把此法用在了娘亲身上。望,闻,问,切,平日里自己不怎么观察娘亲,今日细看之下才发现,她的皮肤虽然保养得宜,白皙得近乎透明,但是额头上却有一根奇怪的青线,很细很细,要不是唐绣瑾给娘亲这么近距离的把脉,只怕也注意不到。

  唐绣瑾在之前的时候就曾听娘亲说过,前丞相的儿媳白莲是一个不知何处的人,唐绣瑾的舅舅年少时爱好郊游,不喜朝堂,为了躲避父亲的指责和时不时请媒婆来安排的亲事,便长年游历于五湖四海,在江湖上也算是一个年轻俊美的翩翩公子。

  只是,江湖上人心险恶,再加上杨公子的狭义心重,无意中得罪了一些江湖上的地痞流氓。最后被人围攻,从山崖下摔掉了下去,命大,并未死亡,被杨菱珊的母亲所救。

  为他疗伤,采药,一朝一夕之间,两人竟产生了莫名地情愫,杨丞相也不是那种客套死板之人,杨公子的母亲早逝,他自己也年事已高,女儿早在及竿之年便嫁了出去,就剩这一不听话的犬子,如今他带了一个儿媳回来,杨丞相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,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就开始筹备他们的亲事。

  因为不知白莲的母家身于何处,不得已,只得让其从唐家出嫁。母亲与白莲也是一见如故,关系极好的,听母亲说白莲是个极其善良的女孩,只是,她却会一种极其奇怪的邪术,操控一些长相奇特的虫子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